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阴阳师手游】【狗晴】月下美人

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8Ekaab&id=552843106313
酒晴本《月映江山》的地址,只剩下少量余本了

请留言支持。












最近大天狗有了一件烦心事。和他结下伴侣契约的阴阳师因为事务繁忙,已有多日没有同他见面了。大天狗心知于那人来说定是京都要事为重,他曾有多赞赏那人的责任心,如今就有多担心那人是不是又不顾劝阻以身涉险了。

想要见他。想要见那个白发的阴阳师。这份急切的心情是漫长的生命中从未有过的,心脏在胸房里“咚咚”地跳动着,每一声都在诉说对晴明的渴望。

但碍于大妖怪的自尊,令大天狗就是不愿直率的说出自己想念晴明的心情。
“对了,月下美人的花期我记得是这个时候……去摘一些带过去吧。”大天狗转念一想,这个理由似乎足够充分,便立即行动起来。
月下美人生长在高山的断崖边,所幸大天狗是拥有翅膀可飞行的妖怪,不然若想去采摘也需费一番工夫。要想采摘下最美的月下美人,需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大天狗耐心地守在悬崖上,连寒露沾湿了羽翼也不管。
月下美人果然无愧于它的传闻,晶莹皎洁的花瓣仿若凝结的月光,在夜风中娇羞万分地向目击者舒展着自己的美。大天狗挥舞着翅膀迎着悬崖上凛冽的寒风,小心翼翼地把伫立在崖尖的月下美人从茎干中部掐下,这样即便他采摘下了明年也会有新的月下美人再度盛开。

当大天狗小心翼翼抱着还带着露水的花束从这片土地的尽头飞回平安京时,夜色已深,连圆月也隐于云层后。
庭院也陷入一片宁静,连蝉鸣也陷入沉眠。
大天狗轻轻挥动黑羽,落在庭院的那棵樱树上。
此时晴明也该睡了吧,大天狗本想悄悄去看晴明一眼,却被樱花树下某处的声响所吸引。
花瓣団簇的枝蔓细细摩挲着发出沙沙的声响,逐鹿碰撞石面,似乎在打着节拍。当大天狗循声望去时,却发现有人在月下起舞。
云层被风吹走,让被藏起来的圆月再度将清辉撒向人世,同时也让起舞之人的容貌彻底倒映在大天狗眼中。
那是未束长发的安倍晴明,他正手持折扇自如地舞动着,银发飘起,双眸微阖,似乎沉浸在这竹的奏乐中。大天狗不知不觉中屏住了呼吸,普段的晴明向来是矜持清贵,像这般在月下起舞是少之又少,虽然他从跟随着晴明的式神口中听到过晴明兴起时会起舞,不过真实看到还是第一次。

眼前的安倍晴明唇角含笑,倒是褪去了白日那副胸有成竹、运筹帷幄的模样。如果说白日的他令人心生依靠、心甘情愿跟随在他身后、任由他驱使的话,那么此刻的晴明柔和得令大天狗忍不住想将他抱入怀中,做些唐突之事。樱花似有灵般飘落下花瓣围绕着晴明打转,追逐着晴明舞动着的扇尖嬉戏着,晴明晃动着金色的折扇,在月光下荡出一波又一波地光辉,像是金蝶扑扇着翅膀洒下磷粉。追逐着折扇的花瓣逐渐增多,竟像一道道粉色的风暴在庭院里盘旋着。

晴明跳动的舞步似乎带上了阴阳术的痕迹,身影灵动地游走在这些粉色的风暴中,却丝毫未被淹没。
逐鹿敲击石面的频率越来越快,晴明跳动的步伐也越来越快,直至突然最后一个音调截然而止,刹那间围绕着晴明的花瓣“哗”的一下像是被什么震开般又被吹到空中,随后才慢腾腾地均匀地降落在庭院中,像是铺上了一层柔软的花毯。

晴明侧过脸,然后折扇“唰——”地一下收回手中,他吐出浊气,睁开双眼,将身体站直。晚风撩起他未梳起的发,有几缕调皮的发丝黏在他的颊边、唇上,晴明抬起手将那几缕发别到耳后,大天狗能清晰看到那修长的脖颈上留下了细密的汗珠。阴阳师的鹤羽狩衣被风吹起,亭亭伫立、傲傲风骨的模样竟比月下美人更艳三分。
大天狗再看看自己怀中抱着的月下美人,突然觉得这月下美人索然无味,根本拿不出手,他本想悄悄离去,但他不过稍微一动,还在平复喘息的阴阳师立即敏锐地发现了他的存在:“大天狗?你回来了啊。”晴明不曾询问这些天大天狗究竟去哪里了,这既令大天狗觉得自己被信任了,又让他有些吃味:难道你就不曾想过我去哪里了吗?莫非一头栽进情爱里的只有我吗?
理智告诉大天狗是他想多了,但在情爱中患得患失是难免的,不论是人类还是妖怪似乎都不能自如的控制自己的心绪。
晴明眼尖的发现了大天狗怀中的花束,他在樱树下的石桌坐下,命小纸人端来茶水,招呼着大天狗也来:“你抱着的是传说中的月下美人吗?真难得啊,我也就远远地见过一次而已,没想到还能这么近距离看到呢。”
大天狗闻言,内心定了定,心道这花也不是那么拿不出手了,他挥动翅膀从樱树上下来,本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晴明含笑看着他的眼眸时,又不由得沉浸在那片蔚蓝中出了神,好一会才在晴明的询问中反应过来:“……给你摘的。”晴明看了看,笑着伸出手:“我很喜欢,要摘下月下美人很费功夫吧?也辛苦你了。”大天狗不知被触动了什么神经,突然灵光一现,并没有把花递给晴明,而是拿出了一朵最美的直接伸过去别在了晴明的发间:“月下美人配你,再合适不过了。”
晴明被逗弄得直笑:“这花该配美人才对,我可不是什么美人啊。不过月下美人除了观赏用还有药用的价值,只是因为生长在断崖山巅难以采摘所以价值连城、有价无市,这下子惠比寿和桃花妖的药库看来又能在增加点库存了呢。”
“我不是给他们摘的……”大天狗忍不住小声的叹息。
“什么?”晴明正仔细的查看着从大天狗手中接过的其他花朵,好看看最具药用价值的茎和叶有没有完整保留,没有听清大天狗的话语。
大天狗抿了抿唇,别扭道:“没什么……这么晚了,你还不就寝吗?”
“啊……方才同万年竹聊得尽性,才从后院的竹林回来,本想就寝的,但看这月色下的樱花实在太美,一时兴起就自娱自乐起来了。”晴明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让你见笑了。”
“……我们不是已经结契了吗?”大天狗忽然握住了晴明手腕,直直地盯着他:“为何你还是同我这般疏离?连那万年竹都能收到你的邀请同你一起畅谈,我就不行吗?”
晴明一怔,随即反握住大天狗的手:“很抱歉让你不安了……我也是第一次和某个特定存在这般交往,一时间不知道该用何种面貌与你相处……思来想去,似乎哪种都不好,最后只好借由事务繁忙好好思索……没想到会让你觉得不安,真的很抱歉。”
大天狗看着晴明,忽然也笑出了声:“所以我们就这么互相猜着对方的心思?与其这么猜来猜去,不如直接点?”
“直接——?”晴明的话音还未落,只觉唇上落下一个柔软微凉的吻,大天狗越过石桌直接吻上了晴明。
这个吻带着淡淡的凉意,又好像有一股甜甜的花香,晴明看着大天狗近在咫尺的面庞,发现大天狗明明是他自己吻上来的却紧张地闭着眼,睫羽还在微微颤动。
这可真是……晴明心下想笑,却是自己也闭上了眼睛,沉浸在这个吻中。

月下美人在晴明的发际被风拂过,摇晃着皎洁的花瓣,花心被合拢的花瓣包围着,似乎被这一幕羞到了。
唇齿相依的感觉十分美妙,令晴明恍惚着攥紧了大天狗的袖子。
“剩下的我们回屋舍继续吧?”大天狗松开被吻得有些喘气的晴明,然后脸颊贴着晴明的脸颊悄声说道。
“却之不恭。”




评论(14)
热度(126)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