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凹凸世界】【all金主雷金】驯服(一)

扩列到了一个大佬,十分高兴,于是把这个突发的脑洞发上来

大概是all金汤底主雷金

西幻paro

掺杂我最喜欢的修罗场。

极大可能有肉

在犹豫半天后还是决定放飞自我了。

大概是个中篇。


就仿佛命中注定那样。

雷狮不过是觉得宫廷内举办的舞会太过无聊了,一成不变的虚伪笑容,一成不变的觥筹交错,所以他干脆大摇大摆地溜了出来,披上了斗篷直接走了出去。性格乖僻不羁的雷王三皇子要提前离场,低等的侍从们也不敢阻拦。

“真是无趣。”雷狮哼了一声,轻松地迈开着步伐离开了方才举办舞会的贵族家中。


就在雷狮想着去哪里闲逛好时,他路过了一个嘈杂脏乱的奴隶市场。按理来说以雷狮的性子普段是决不会踏入这种肮脏低下的奴隶市场的。他会去的只有那种把‘货品’洗得干干净净、调教得乖巧温顺的高级拍卖场。

但是他太无聊了,无聊到他脚下一转,直接进了那个奴隶市场的门。

然后雷狮看到了,那双巨大的金色翅膀,就像是被阳光亲吻过一般的灿烂,即便被爬满了锈迹的铁索拴住也完全不损于那双翅膀的美丽。每一根羽毛都充满蓬松和力量的美感,连最上等的魔兽毛毯也比不上这份生机勃勃的美丽。竖起来的翅膀上羽毛整齐地排列着,一直连接到所有者的背脊上,在破旧的衣服上,雷狮能看到随着呼吸微微起伏的蝴蝶骨。


那个金色的小家伙被关在了狭小的铁笼中,因为那双巨大无法被铁笼关住,只好从铁杆的缝隙里伸了出来。似乎是奴隶主害怕这个小家伙连人带铁笼一起飞走,那双金色的翅膀也被层层地铁链锁住,让翅膀失色了不少。


——太美丽了!雷狮听到了自己心跳声的鼓动,几乎要跳出胸膛。雷狮想要这双翅膀!他口内分泌着唾液,紫色的眼睛因为兴奋而放大。但雷狮并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所以他压低了斗篷的帽檐,直接抬步走向在一旁光着膀子呵斥着的奴隶主。

在走过去的时候雷狮还在想该用什么方法才能在砍下这双羽翼时,依旧能够保持这份令他目眩神迷的美丽。至于翅膀的拥有者?如果他还能在被砍下翅膀后活下去的话,那么雷狮也不在意放他自由。


“喂,那个笼子关着的金色奴隶,多少钱?”雷狮压低声音问道。

正在大声呵斥着手下的奴隶主正不耐烦地想说小孩子一边去的时候,在看到雷狮身上的那件斗篷时表情瞬间一变,原本凶恶的神情立刻变得温厚老实起来,“哎哟,您是说那个笼子的兽人吗?”

“兽人?”雷狮饶有兴致的问道,没去在意奴隶主老板的态度变化。

“对的对的,这是非常罕见的幼年兽人,还是属于比较稀少的飞天种类。”老板搓了搓手,十分殷勤地为雷狮搬来椅子,用布块用力擦了擦后才放在雷狮身边。雷狮怎么可能坐下去,他嫌脏。

“告诉我那是什么,多少钱就行了,别的啰嗦我不想听。”雷狮不耐烦地打断了奴隶主老板还想要给他倒茶的动作,声音带着怒气。

被打断了献殷勤行为的老板也不生气,他搓了搓手,如实地说道:“客人您知道的吧,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们人族外还有许许多多异族,像是精灵啊、龙族啊、人鱼之类的。不过他们住得都比较偏远,这个幼崽啊是我从世界另一端的那头抓来的,属于兽族的鹰类一族,据说鹰类一族是天空的王者,在天空中连龙族都要逊色三分呢!所以您买回去肯定不会失望的!”

“你在逗我?”雷狮嗤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强大的异族向来对幼崽看得严实,你怎么可能毫发无损地把这个幼崽抓来?更何况天空的王者……我怎么看怎么都觉得不过是普通的鸟类兽人啊。”

老板一听急了,“是真的啊客人!我之所以能够抓到是因为我用食物把他诱拐来的!这个幼崽真的是鹰类的兽人啊!你要是驯养好了可是十分强力的帮手啊!”

像是怕失去这个贵人,老板急匆匆地跑到了铁笼前,把铁笼推到了雷狮的面前。

“是不是鹰类兽人也无所谓,我只想要那双翅膀,你开个价吧。”雷狮不耐烦了,直接开口问价。

“只要那双翅膀?”老板脸色微微一变,像是想到了什么。不过很快恢复了笑容:“可以的可以的,那么您如果出这个价我马上把他卖给您!”说着老板比了个手势。

雷狮一听虽然这个价位在这种低级奴隶市场已经是最高昂的价格了,但是还是比不上拍卖会的一个高级奴隶的一半价格,而且他是真的喜欢得紧,第一次这么渴望要什么东西,所以雷狮也爽快地付了钱。雷狮甩给老板几枚上级的紫金币,然后就不管欣喜若狂把紫金币放在嘴边又亲又舔的老板,直接迈步走向铁笼。


明明就在隔壁,那个幼崽却好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无动于衷。

终于从做了笔大生意买卖的狂喜中回过神的老板对雷狮更加谄媚了。

“您看看这个幼崽其实也很好看的!”这么说着他把铁笼转了个边,一直把目光放在那双翅膀上的雷狮此刻也终于看到了翅膀拥有者的真面目。

正如老板所说,这个幼崽十分好看,白皙的面庞上是一双蓝色的大眼睛,金色如同稻穗的头发柔软地飘荡着。虽然五官还没有完全展开,但是有这种底子的奴隶要是放到拍卖会上,势必会要炒出一个高价。尤其是对那些有特殊癖好的贵族来说,这种可爱的兽人少年是他们的最爱。

而拥有这双金色翅膀的小家伙,在铁笼中睁着那双蔚蓝如同天空的大眼睛,眼里满是不符合眼下身份的平静。

那双天空蓝对上了雷狮的紫色,然后在上下打量了下雷狮后,幼崽露出了一个嫌弃的笑容,朝雷狮吐了吐舌头。

略略略。


那个表情足以点爆雷狮的火气。

雷狮听到了自己冷冽的声音响起:“给我刀。”

“呃……客人,您莫非是想……?”老板额上在冒汗。

“我只要这双翅膀,至于这幼崽……砍下来后还给你也可以。”雷狮露出了一个血腥的微笑。

那幼崽却像是不怕一样,这一次不仅吐出了舌头,还巴拉下眼皮朝雷狮做了个鬼脸:“略略略,做得到就来试试啊!”

雷狮见老板僵硬着身体没有动静,直接反身抽出了老板挂在木柱上的刀,然后向那双翅膀的根部砍去。

那双翅膀一根毛都没有掉,反倒是雷狮手上的刀被弄出了一个豁口,而且雷狮握着刀柄的手在发麻,就仿佛他刚刚不是在砍翅膀,而是在砍什么石头或者钢铁一样。

雷狮沉默了下,丢开手中的刀,扭头瞪向老板,被雷狮那双紫色几欲噬人的眼睛盯着,老板结结巴巴地开口道:“这……这我们也没办法的,鹰类兽人一族向来为上天所爱,一般的兵器和魔法对他们都不起作用的啊!等等!您别生气!别生气!哪怕砍不下这双翅膀,您一样可以欣赏的啊!只要把这幼崽带回去效果是一样的吧!?更何况光是这张脸您买回去调教也不亏啊!”

老板不断地擦着额上滑落下来的汗,绞尽脑汁地劝说着雷狮。


“有点意思。”雷狮其实并没有老板想的那么生气,身为皇子的他自然知道兽人一族的特殊体质,方才他那样做也不过是为了教训教训这个胆大包天、竟敢挑衅他的幼崽。

“行了,他我就买了,让他出来。”

“好的好的!”老板舒了口气,赶紧上前把铁笼拆开,困着金发幼崽的铁笼被拆开后,他舒展了下身体,虽然双腿和翅膀依然被粗大的锁链锁着,但是这个小小的棚子里却好像被阳光青睐般忽然亮堂起来。

“翅膀上的也解开。”雷狮命令道。

“可……一解开这幼崽会马上飞走的。”

雷狮想了想,在随身携带的空间戒指上找了找,拿出一个紫黑色镶着蓝色宝石的项圈。“给他戴上这个项圈就行了。”

“这、这个是!”老板认出了这是什么,是那些王宫贵族们驯养强大兽人、足以和高等魔法道具媲美的驯养项圈啊!老板心知自己遇到大人物了,也不敢怠慢,赶紧上前抓住了幼崽的翅根,以完全不符合身份的力道温柔地挠了挠。

幼崽呜咽一声,身体软了下来,被老板以迅疾的身手在他的脖颈带上了项圈。


“翅根是他的弱点?”雷狮若有所思。

“是的,不过因为是幼崽所以弱点还很明显,等他完全成年后,作为弱点的翅根也会被羽毛覆盖,要想再这么做是压根不成的。”老板解释道,然后将幼崽身上所有的铁链全部解开了。

好不容易从酥软中回过神的幼崽警惕地盯着他们,然后毫不犹豫地展开了那双金色的翅膀。


不知从何而来的风掀翻了这个遮阳的棚子,吹翻了不少东西。那双羽翼彻底地舒展开来,几乎要遮住雷狮的头。

果然很美丽啊!雷狮痴迷地看着那双翅膀,毫不在乎自己刚买到手的小家伙马上就要飞走的事实。

被雷狮用那种目光注视着仿佛自己没穿衣服被舔舐一样的幼崽打了个寒颤,直接飞起来在他们够不到的半空中朝雷狮又做了个鬼脸,然后拍打着翅膀直直地冲向天空。

“怪不得被称为天空的王者啊,那自由翱翔的模样的确美丽。”雷狮低低地笑了起来,然后抬脚准备回宫。

“大人……就这样不管您买下的幼崽了吗?”躲在一边的老板胆战心惊地发问。

“我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雷狮丢下这么一句,直接离开了。


雷狮回到了皇宫,然后在自己的高塔上坐在窗台边慢慢地吃着侍女们送上的烤肉。

想着时间差不多了,雷狮从空间戒指里拿出另一个和之前项圈似乎是一套的手环,戴在了左手上。

“太阳已经落山了,小鸟该回家了。”雷狮这么低低地笑着,手环上的蓝宝石发出淡淡的光辉。

然后雷狮打开窗口,张开双臂,任由风吹动着自己的披风和额发。

然后金色的幼崽从天而降,刚好落入他的怀里。

“唔啊!”幼崽似乎很惊讶为什么自己会飞到这里,而心知肚明的雷狮笑着摸了摸幼崽的翅根,满意地看到幼崽在怀里瘫软下去。

“记住了,我叫做雷狮,是要驯服你的主人。”

雷狮捏起怀里幼崽的下巴,对上了那双充满不服气的蓝眼睛。

“报上你的名字,或者你想要我给你重新取一个?”

面对雷狮不怀好意的笑容,幼崽似乎非常警觉,毫不犹豫地选择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我叫做金。我告诉你,我才不会被你驯养呢!我的灵魂永远属于天空!”

“那可不一定啊,小子。”雷狮咧开嘴笑了:“顺便告诉你一件事,我最喜欢做的,就是把不可能化为可能了。”


而远在世界另一头,察觉到自己心爱弟弟被诱拐走的女王陛下秋愤怒地一声长啸,振动翅膀开始直接往最有可能拐走自己弟弟的龙族领域飞去。秋飞经之处云层都被破开拖出了一道长长白色尾巴,那些云层在秋飞走后,还被秋残留下的威压所震慑,久久没能再度聚合。

“我不过是出了趟远门丹尼尔你的胆子就肥了啊!居然敢拐走金!”

被无辜迁怒的龙族内的佼佼者,银龙丹尼尔并不知道,自己心心念念、未来要娶回来的金被浑水摸鱼的人类诱拐到了世界的另一端,还被当做是奴隶卖给了某个人类三皇子。


tbc

评论(27)
热度(356)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