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安丹金】罪 (上)

这篇好吃极了!期待完成的后续!

一只贝:


   祝可爱的劳模天宫生日快乐!入圈能勾搭到你超级开心,接下来的日子也请你多多指教!顺带一提天宫你太勤奋了,勤奋的我都不好意思偷懒,痛哭。

 @天宫惊蛰-all金本工事中   不要问我为啥一个生贺要分段……


  天宫小天使指明要的安金加丹金车的文,逻辑死,人物崩坏有,安迷修切开黑,漫画时间线,金前期疯狂练级期间发生的事,不喜者慎入。





  


》 》 》





位于狩猎区深处的森林刚下过雨, 雨后清新的空气里混杂着泥土的味道,嫩绿的草坪尖上带着点点露珠,远方的庞大怪物声音此起彼落,构成了一副相当原始的生态圈。



这里是凹凸星球里众所皆知的十级怪物聚集地,独属于排名榜前二十参赛者的狩猎区。



  安迷修例常地在大厅里吃完早餐,整理好自己的仪容,在心里默默地念了遍骑士守则,便来到这片八级怪物的聚集地。以骑士的守则来要求自己的安迷修秉持着自己的计划表,每天固定刷怪磨炼自己的身手,看到有人受到困难就立马上去救助,不过能踏足这片区域里的人多是排名相当靠前的强者,安迷修至今还没在这边救助过参赛者。



刚下过雨的空气闻起来都让心情更为舒爽,安迷修踩在湿润的草地上,万幸他穿的是皮靴,不会尴尬到要通过商城换鞋子的地步。穿过高耸入云的古老巨树,扒开密集的草丛,就看到前方那颗硕果累累的巨树,这是凹凸星球里盛产一种的独特果实,是十级怪物的主要口粮之一,基本上每到觅食时间就会有十级的巨兽过来,安迷修每次都是耐心地蹲在远远的草丛里等待着大部分的怪物飞走后,去攻击那些落单的十级怪物。


哪怕是他,也不敢面对一整群十级怪物。


安迷修跳上大约离果实树八百米远的老树树枝上,盘腿坐下,距离那群积分怪到来还有一段时间,他可以再擦一下剑。


可惜这个事在今天注定要落空了,静寂的树林里隐隐约约地传来求救声,安迷修本来准备拔剑的手顿住,他侧耳仔细地聆听,判断出求救声是从八点钟方向传来,那边正好是一群十级怪物路过觅食的地方,作为骑士的安迷修想也不想地就动身救人。



作为骑士最基本的守则是要帮助弱小,时刻以骑士守则鞭策自己的安迷修怎么可能不管受难者。




安迷修顺着呼救的声源处找到了受难者,金发的受困者被树藤捆绑在树上,低着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那头金发实在太过于显眼了,安迷修瞬间就认出了他的身份。



这个受难者勉强来说还是他认识的,正是前不久在大厅上刚领技能的金,排行榜第二格瑞的朋友。安迷修对他印象相当不错,他在楼梯那里观察过金的战斗,对他的评价相当高。



不过,照理来说才正式领取技能一周,本应该在刷低级怪的金怎么会在这边,他该不会以为自己有实力能对付十级怪物吧。



安迷修皱了皱眉,手里救人的功夫却也没停下,他拔出双剑,几道剑光闪过,绑住金的树藤就纷纷变成碎块掉落在地上。还沉浸在沮丧中的金没发现安迷修的到来,只感到身体一轻,捆绑住自己身体的树藤不知为何就碎成一块块,他的身体在没东西束缚下响应着地心引力坠落,还没领会飞行的金傻了眼,还没来得及叫出声,后领一紧,他就被人带到隔壁的树干上坐了下来。


“格瑞!是你吗!”嘴巴转的比头脑还要快的金兴奋地抬起头,正准备扑向好友时,却发现眼前不是发小,而是一位陌生的棕发男子,他讪笑着收回手,“抱歉,认错人了,谢谢你救了我!”



“不客气!帮助受难之人是骑士该做的。”安迷修笑了笑,尔后劝诫他,“这边是十级怪物的狩猎区,金,我理解你想快点提高排位,可是这里对现在的你而言还是太危险了。”


“埃,你怎么知道我名字,我们认识?”金瞪圆湛蓝的双眼,伸手指着自己,一脸惊讶的样子。



安迷修轻笑,“作为迟到了两个月的参赛者,我想大多数人对你都印象深刻,而且你的战斗天分很不错,如果早点参加,现在排行榜的排名估计又是另一副景色了。”



“啊,那个,第一次出远门,迷路很正常啦!”摸了摸后脑勺,金傻笑地想蒙混过关,突然他像想到什么似得大叫起来,“欸,你说这里是十级怪物的地区?”


看到他总算反应过来,安迷修在心里松了口气,看来他是误闯进来的,那还好,要是真的自视甚高跑过来,要劝也不容易。



好脾气的棕发骑士仔细地跟金讲解了狩猎区的情况,他盼望这颗原石能够打磨成一颗璀璨耀眼的钻石。他知道在这个大赛中他这种想法完全就是愚蠢天真,这场大赛所有人巴不得对方越弱越好,除了站立于金字塔的几个人,谁不挖空心思想把提升自己的排位。


毕竟,通过预赛的只能有100人,而这场比赛,参加的人数足足有3968人,100名之后的人会去哪里,没人知道。


有知道的人,可能都不存在了。


安迷修参加比赛已经有2个月了,他见过太多太多参赛者之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他不知道如何改变这种现象,只能秉持着师傅教诲自己的骑士道一路前进。



安迷修看着眼前散发着阳光开朗气息的新人,实在很难想象他和那个独来独往的格瑞是青梅竹马,两人的性情从表面上来看真是天差地别,耀眼的金发和海蓝色的眼眸看起来太过于美好,跟那个嘉德罗斯沉重嚣张的金色不同,金的发色明媚温暖,配上他活力十足的声音,给人的感觉暖洋洋的。



安迷修忍不住想,难怪那个冷冰冰的格瑞会这么在意他。



“谢谢你!你真是个好人!”金被安迷修详细的科普感动的眼泪汪汪,他激动的上前抓住安迷修的手,湛蓝色的大眼亮晶晶地凝望着安迷修,他想叫对方的名字,这才想起还没问名字。



   “啊,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叫安迷修。”



  “好的!安迷修,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吧!”金高兴地欢呼,黑白帽子下的金发随着他的动作在跳跃,脸上绽放的灿烂笑颜让安迷修也忍不住扬起唇角,点头应和。


 


   朋友吗……真是个美好的词语。如果金这句话被其他的参赛者听到,会被那些人嘲笑吧,特别是那群恶党。想到雷狮之前对金的评语,安迷修就黯下眼眸。


  


  “这种错过比赛先机的小子,很快就会体会到等级差距带来的绝望了。”


  等级并不代表一切,单纯地以排行榜的数据去判断个人实力在安迷修的眼里实在是太过于肤浅,他并不想跟那个恶党争辩太多,只是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察觉到金身上的元力气息过于薄弱,这显然是他最近拼命练级,还没等元力恢复好就再度去猎杀怪,这样一直循环下来对身体消耗太大了,安迷修毕竟才跟金刚刚认识,哪怕对方表现地一副自来熟的样子,安迷修也不好意思对金的做法指手画脚。他想了想,正想用委婉点的方式提醒下金在这个大赛里,不保持好充沛的元力是会被某些团队给盯上,一声声清亮的嗷叫声从四面八方的丛林中响起,安迷修脸色一凛,他迅速地把金拉进茂盛的树叶间,手指按在唇上,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说话。


  金连忙伸手捂住嘴巴,他睁大双眼,看着那些存在于大人口中吓唬小孩子编造出来的怪兽一头头地在他的不远处穿梭而过,他圆大的蓝眸没有半丝恐惧,只有满满的好奇和战意,一旁的安迷修看到他这副样子,总算是放下心来,一旦金害怕的叫出来,那群十级怪一拥而上,他想带着金从中脱身都比较难。


  大约两刻钟后,这群十级怪才陆陆续续地起飞,只有零散几只还在树下抱着那硕大的零散果子在啃,安迷修看了一眼金,对他低声说,“在这边等我一下,不要乱走。”


  


  金点了点头,看着这个棕发男子按了按置于腰间的双剑,脚尖轻点,快速地跳跃到另一颗巨树的树桠上,以此为落脚处,几个起落下很快就消失在金的视线里。



  金坐在树枝上晃动着双腿,安静地等待着这个新友人的回归,虽然那群怪物给他带来的压迫感很强,但是他一点都不觉得安迷修会输,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一点都不比格瑞差,虽然现在的自己只能在这里安静地等待,不过他相信自己很快就会追赶上去的。


  

     金并没等多久,安迷修就回来了,他手里还带着几株怪异形状的植物,他递到金的面前,温和地笑道,“运气好,刚好在那边有几株辉兰草,你好像元力消耗过头了,吃了这个就会恢复元力的。”


  


    超级大好人!!!看到安迷修拿着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辉兰草,金那双湛蓝的双眼瞬间亮了起来,他感动地扑到安迷修身上,紧紧地抱住对方,很想大声感谢对方,但他还记得安迷修一开始跟自己说不能说话,只能通过热情的拥抱来表达自己最真挚的谢意。


  


    金看起来瘦瘦小小的样子,但是抱起来的手劲却意外的不小,安迷修被他死死抱住脖子,差点无法呼吸,他连忙伸手拍了拍对方的背脊,让他赶紧松手,要不然他还真要交代在这里。


  


    察觉到自己太过于兴奋地金不好意思地松开手,他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嘿嘿地傻笑。他接过安迷修手中的辉兰草,然后盘腿坐在树干上服用了起来,安迷修在旁边坐下,守护着他恢复元力。


  


  服下一根辉兰草后,感受到体内的元力开始慢慢地恢复,金此时对安迷修的看法是加了几层滤镜般那么厚,他觉得对方简直帅爆了,而且行为举止特别有礼,金是个耐不住性子的人,他凑过去安迷修的身边,双眼发光地看着对方,“安迷修,你来参加这场大赛的目的是干什么的?我感觉你超级厉害的!”


  “啊,我的话……”被金这样一问,安迷修愣了下,不假思索地说,“为了磨练自身的骑士道精神,成为像师傅一样那么厉害的骑士!”


  “骑士道?那是什么?”生长在小矿星的金哪里听过这个词,满脑子问号地看着安迷修,看到金这样一幅懵懂无知的样子,安迷修忍不住宣扬起自己就引以为傲的理念,“骑士道简单的来说朋友彼此间的友爱,对信仰的忠诚,对效忠的人的尊敬,言语上的谨慎,战斗中的公正与宽容,时时刻刻恪守荣誉与保持谦恭。骑士有八德,分别是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精神、诚实、公正……”


  许是太久没有人听自己说过骑士道的事,安迷修一说起来就滔滔不绝,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可怜的金听得头晕脑胀,满脑子都是谦卑、公正的字眼在脑里回荡。等安迷修从亢奋的状态里回过神来时,就看到双眼呈蚊圈状的金,他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一不小心说过头了……”


  “没关系啦,虽然我不太懂你口中的骑士道, 不过听起来非常非常的帅气!修行加油!”金晃了晃脑袋,对安迷修举起大拇指鼓励。


  “恩,谢谢。”在这个大赛中不知道听过多少次明嘲暗讽,还是第一次对自己这么直面地表达出支持,安迷修对金的好感度是蹭蹭地往上升,眼前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少年浑身散发着的光芒实在是太耀眼温暖了,一向守礼的褐发骑士忍不住伸手摸了下金的头,虽然隔着帽子不能直接摸到金的头发有点可惜,但安迷修的心情却是少有的雀跃。


  

    啊,这大概就是师傅口中的知己吧,因为,他的存在是那么的让我开心。

  


  


  安迷修和金又聊了会,如果不是还记得是十级怪的栖息地,金只是误闯进来,说不定还有人在外面等待着他。安迷修恨不得拉着金再多聊会,但他也知道天下无不散之宴席,金有自己的修炼,自己也有该做的事,他坚信金闯入前100名,通过预赛。


    “加油啊,金,我在决赛等你。”


    “恩恩!!我跟紫堂都会通过预赛的!”


    不是格瑞,而是另一个陌生的名字,安迷修思索了下,预赛里是有一对紫堂兄弟,但是名声极坏,金口中的紫堂应该不是他们两个之一,毕竟那两人可是出名的组合,基于担忧的心态,安迷修忍不住出声询问,“那个,你口中的紫堂是……”


     “啊,说起紫堂,我忘了,他还在外面等我!”因为发生的事太多了,金一时忘记紫堂还在外面等着,他点开终端,看到紫堂的位标就显示在狩猎区周围一直转动,他连忙跳起来,想下去时就看到离自己大约有几百米多高的地步,顿时傻了眼。


     “我带你走吧,这里这里对你而言还是太危险了,你有同伴在等你吧,我送你出去。”看到金石化的这副样子,安迷修忍不住轻笑,他的援助让金高兴地欢呼,安迷修似乎都看到金的头上和后面冒出了毛绒绒的耳朵和尾巴在兴奋地摇摆,他失笑地摇了摇头,忍不住想,金真是个有趣的人。


 

   “谢谢你,安迷修!”想起紫发友人,金就按捺不住想要赶紧出去,对现在等级低的自己而言,现在一分一秒都不容许浪费,他还需要更加更加努力才能赶上这些人。



  安迷修扬起温柔的浅笑,伸手把刚才被自己按歪掉的帽子拉好,指腹下的金发柔软细滑,一点都不像男孩子粗硬的发质,他忍不住把那乱翘的发丝纳入掌心细细摩擦,在心里赞叹少年的好发质时,突然对上少年懵懂的双眼,这才察觉到自己眼下的举动过于暧昧,他连忙松开手,红着脸慌乱地解释,“这个,我、我不是……”


  


    “安迷修你怎么了?”不懂刚认识的好友怎么突然这个样子,金不解地俯身上前问道,他里面的衬衫领口极大,几乎稍微弯下身就可以露出那精致的锁骨,身高179的安迷修更是轻而易举地就可以窥到更下面的风光,若隐若现的粉色小点,顺着微微鼓起的胸肌曲线下去是漂亮的马甲线,少年还未张开的青涩线条让安迷修头晕目眩,明明在以前的修炼室里经常能看到这种风光,他明明应该更加镇定地把金推开才是,而不是面红耳赤地不敢下手碰触少年的身体。


  

  “你怎么了,脸好红啊?”不懂正直的好友突然一副不敢看向自己,脸色潮红的样子,金蹙起眉宇,踮起脚,伸手放在安迷修的额头上,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额头上比量温度,嘟囔道,“好像差的不是很多,安迷修你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啊……没有。”金那只因长期劳作,手心留下厚厚的茧的手覆上安迷修的额头,关心的话语和直率的担忧眼神让安迷修瞬间就冷静了下来,他拉下金的手,对金温柔一笑,“走吧,这里晚点就会成为十级怪物的聚集地了。”


  “恩,谢谢你!”金连连点头,脸上绽放出大大的笑颜,太阳正徐徐升起,温暖的阳光打在他的身上,那生机勃勃的笑容让早上的晨光都为之逊色,安迷修眼神晃动了下,抓着金的手跳下巨树,抱住金腰肢的手默默地收紧。


  


  “呜呜,金,你担心死我了,没事吧!”


   “我没事,抱歉啦,紫堂,让你担心了。”


   刚把金送出狩猎区口的安迷修就看到个紫发眼镜少年飚着泪冲向金,金在看到他的时候也十分激动地松开他的手抱住那个少年又哭又笑,安迷修在旁边默默地观察着金口中的好友,发现对方的气息非常弱,眼神也比较纯正,看来跟那个臭名昭著的紫堂兄弟不是一路人,看来可以放心了。


  看着金开心的样子,安迷修对看到自己的紫堂幻挥了挥手,就进去狩猎区开始了他的日常修炼,那些对金无意间产生的绮念,也被他深深地压在心底的最深处。


  或许只是对金的过度欣赏才会让自己有那种想法,只要修炼好的话自己的心就更加能坦然地面对友人,金是自己的挚友,仅此而已。


  安迷修在心里对自己这样说。


  


  紫堂幻抱着激动的金脑子有点转不过来,刚才那个是排行第五的安迷修?金是被那个以骑士为名的人救了吗?虽然安迷修好像是经常帮人,但是总觉得他刚才看自己的眼神有点不对劲,带点审视的味道,难道安迷修以前也是跟金认识的吗,金真的好厉害,跟那个审判长看起来交情匪浅【大雾】,又跟排行第二的格瑞是青梅竹马,现在还有安迷修,对比之下的自己……


  “对了对了,紫堂,我刚才在那里面看到有很多厉害的怪物,等到以后我们等级提高了,我们一起去那里驯兽吧!”抱着重逢的友人金兴奋地说着之后的打算,与他雀跃的样子相比是紫堂沉默的表情,他默默地听着金的话,尔后露出温柔的笑容,“恩。”


   金,你是天才,我不是啊……



  


》   》   》


  


  抱着说不清的心绪在狩猎区修炼了好几天,安迷修自认自己已经遗忘那些莫名的心悸,可以坦然面对那个直率的少年。他走进凹凸大厅,一边走一边查阅排行榜时,熟念地拉到底,看到金的排位又上升了不少。


  安迷修舒了一口气,准备去餐饮区那边吃点东西时,耳力极好的他就听到金清朗的少年音,他反射性地转头,看到金在大厅中央和审判长丹尼尔站在一起聊天。金的脸上还是那熟悉的笑容,他仰着头跟那个高高在上的审判长兴奋地说着话,那个白发金眸的高大男人脸上挂着让他看了就极为不舒服的虚伪笑容,他时不时地点头,似乎对金的话很感兴趣,一清溜的裁判机器人站在他的身后,静静地听着他们的谈话。


  


     安迷修对审判长丹尼尔十分排斥,在这里,只要稍微离那个审判长近点的人都可以感受到他作为大赛审判者的冷酷和高高在上,那看待蝼蚁一般的冷漠眼神就跟那些毫无人性道德可言的贵族一般,哪怕这个审判长的演讲口才相当了得,描叙未来蓝图时说得绘声绘色,激励人心的台词配上梦想发言让不少人都慷慨激扬,安迷修还是感受到他从内心发自出来的冷漠。


    作为神明的代行人,大赛的审判长,丹尼尔的确是有足够的实力和地位看不起这里的人。比赛初期也有些人当众唾骂他的虚伪,想要离开凹凸大赛,安迷修当时恰巧在场,他还来不及劝阻这些人,这些反叛者都被审判长带着温和的笑容轻描淡写地给镇压杀死了,白底黑星的巨大模块一度成为了在场很多人的噩梦。自此之后,没有人敢当面挑衅这个审判长,审判长平时也基本不会出现,这让很多人都逐渐忘掉他的手段。


  安迷修却对丹尼尔的眼神难以忘怀,只要一想到高高在上的神明都是这种眼神,他就对大赛更加排斥和怀疑,他压根不希望见到这个人,但没想到的是他心中的挚友,金居然和丹尼尔如此要好,看金那个样子还有那些裁判机器人的架势,这可能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行,他一定要提醒金,不可以靠近那个审判长。安迷修脑中警铃大振,他正想上前不顾一切地把金给拉开,远处的审判长侧过头,那双淡金色的眼眸随意地扫了一眼大赛第五。安迷修似乎听到了冷哼声,他的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无法动弹,只有眼睛还能正常转动,他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地看着金和那个冷漠的审判长说了会话,审判长时不时还笑出声,伸手亲昵地按了按他的帽檐,画面温馨亲密到哪怕是再迟钝的人都感受到这两人的感情极好,在说了十来分钟后,丹尼尔才转身离去,金也开心地离开了大厅,压根没有注意在在远处的安迷修。


  


    安迷修感受到来自身体的束缚一点一滴地减弱,等到他完全恢复行动时,金和丹尼尔的身影早就不见了,他低下头,伸手捂住脸,源于内心的无力从深处逐渐蔓延到全身。

    


      “……呵”行走在通道上的审判长突然眯起眼发出不明意义的轻笑,随行的机器人面面相觑,有个刚制造出来的机器人软软地问:“审判长大人, 你怎么了?”


  


  “没什么。”心情极好的审判长低头看了眼圆滚滚的裁判机器人,嘴角微微上扬,轻柔的语气带着股玩味,“我只是顺手做了点好事而已。”至于对当事人是不是好事,那就不是他关心的范围了。


  

                                                  

                                                                                                                          -tbc-

  

  


  


   


    


  


     


  

     


评论
热度(261)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