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观战者紫堂X金】权色交易

是的这就是个拉郎。

我知道官方会打脸的所以趁新剧情还没出来一发拉郎。

是和其他太太们py交易的产物。一发搞完就走。

预警:下药、束缚、强迫、dirty talk有


以及本子预售链接出来了,周六晚上7点开始预售,特典前30有。

预售链接走这里。

本宣走这里。

点开网址不对的可以在淘宝搜索弦文印刷

勾搭到了 @伞千 画了一个丹金的短漫!超级期待!



-------------------------------------------

 

权利的强者,和实力的强者,究竟哪个更强?

紫堂家主可以哼笑一声然后大发慈悲地告诉你,“掌权者更强。”

你看,格瑞小队的那个天真的金发小子,此刻不就躺在他的床上了吗。

紫堂家主被名为金的小子找上来时还在想果然是物以类聚,紫堂幻找来的同伴也和他一样天真得可笑。

因为是一家人所以他就得帮他们?别开玩笑了,那个派不上用场、天真愚蠢得看不下去的废物和他才不是一家的!

成功被激怒了的紫堂家主,停下了脚步,他那双冰冷的水绿色眼睛扫视了这个拦住自己去路的参赛者。在和那双毫无阴霾的天蓝色眼眸对上时,那副不自觉露出来可爱的撒娇模样,让紫堂家主心一动。

“要我帮助你们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愿意付出代价。”

“代价?”金不解地重复了一遍。“可……你们不是家人吗?”

“我可不承认那个废物是我的家人。不过他如果能够赢得凹凸大赛就另当别论了。”紫堂家主唇角微勾。“而他能不能赢得比赛,作为他小队一员的你也有责任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可我这不是正在做吗?”金皱起眉头道。

“有这个觉悟很好。你们想要的物资武器之类的我可以给你们提供,相应的,你又能给我提供什么呢?”

“可……可我什么都没有,就算我有的,你也看不上吧?”金警觉起来,向后退了一步。

“在这一点倒是有眼力。”紫堂家主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冰冷的蜥蜴吐出来潮湿的舌信。

——除了这幅鲜/嫩的肉/体外,你还有什么可以可以付出的吗?

糟糕!——

金在意识到不对劲时,身体却连一丝元力都无法使用出来了。

“你该不会觉得,让你们这群参赛者靠近我们,什么保护措施都没有吧?”紫堂家主轻轻笑了一声,抓住了比他矮上不少的金的手腕。

这人力气好大——!

金想要挣脱,却发现在没有元力的情况下他根本无法挣脱。

“你想要什么?”在意识到自己不能逃脱后,金直视紫堂家主的眼睛依然毫无畏惧。

真是越来越想让这双眼睛染上恐惧,看看这双眼睛被泪水洗刷的样子了。紫堂家主缓缓舔了舔自己有些干燥的唇,将金逼进角落里。

“你是有什么毛病吗?!”金皱眉,直到此刻也没有放弃挣扎。

“教给你一件你可能现在才知道的事情吧——拥有权利的人,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紫堂家主这么说着,然后将金从房门口拎进来,扔在自己房间内那张巨大柔软的床上。

金不该来找他的。独自一人,并且看上去弱点太好拿捏了。

金咽了咽口水,终于有点危机感了。“你不愿意帮忙就算了!没有你我们也可以赢得胜利!紫堂幻才不会稀罕你这样的家人!”

“我也不需要他的稀罕。不过现在——我倒是想要稀罕稀罕你了。”

紫堂家主在自己手腕终端上按了按,陷在那张柔软床上的金还没来得及逃脱,身体就被不知从何处出来的锁链铐住了手脚。

“?!”

“你现在这幅样子倒比方才顺眼多了。”紫堂家主慢慢地脱下了自己的上衣,故意在金越来越慌张的表情中靠近了他。

金被紫堂家主笼罩在阴影里,金这才发现,这个人不仅高大,身材也比他的精壮。

危险——!金的直觉在不停地发出警告,他咬牙借此保持冷静,然后专注去解开扣住手腕的镣铐。

“没有用的,那是全宇宙最坚硬的合金打造的,就算是那群怪物也不一定挣脱得开。”他嘴角噙着让金背脊发寒的笑容,然后压上了金的身躯。

金还在不断地挣扎着,即便在紫堂家主的绝对压制下,也被金的动作揍了几拳。

“真是不乖啊。”

紫堂家主舔了舔被弄出血丝的嘴唇,然后捏起金的脸颊冷冷笑了起来:“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小子。”


走这里

评论(37)
热度(203)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