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史蒂夫中心】(心塞?)Never say goodbye(上)

作者的脑洞很大,一起摔飞机的另一种AU。私设很多。大家来找找吧(<ゝω·)☆~

 这一次我觉得不算心塞呢(′・ω・`)
















小巷子里,史蒂夫擦掉了嘴角深处的血丝:“我马上就要赢了。”他抬头看着斜斜带着军帽的巴基,巴基眼睑微垂着唇角翘起,英俊得让人移不开眼。

巴基笑了几声,大力搂过他的肩膀,史蒂夫觉得被巴基的手触过的地方像是被火燎了一样难耐。

他抬眼看着巴基难掩兴奋的侧脸,微微低下了自己的头。

 

他不想要什么双人约会,他只想要巴基,只有巴基和史蒂夫两个人。

 

巴基和史蒂夫初遇的那一天他正因为护着一位瘦小的女孩被那些孩子围在学校角落里殴打着,而巴基就像今天一样出现在他的面前将他救了出来。

 

“你被打都不会逃的吗?”

“如果一直逃的话就会习惯,那样就再也不能反抗了。”

“你真勇敢,明明是个小个子啊。我喜欢你的性格,我是詹姆斯巴恩斯,你可以叫我巴基,你呢?”

“史蒂夫罗格斯。”

“那么史蒂夫,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哦!”自从那一天开始,他黑白的世界里多了一抹叫做巴基的色彩。

 

爱上巴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在孩童时代巴基就能轻而易举地获得他人的好感了。谁会拒绝这个笑得和蜜糖一样甜美的孩子呢?哪怕是那些喜欢欺凌他人的孩子也会躲在后面想着如何和巴基搭话。但巴基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史蒂夫的,有些孩子嫉妒史蒂夫能和巴基在一起那么久,甚至想办法绕开巴基去欺负史蒂夫(男孩子嫉妒起来也很可怕),但结果只是巴基和史蒂夫黏得更紧了,事后史蒂夫回想起那些孩子暗地里懊恼的神情就忍不住想笑。

他怎么能不得意呢,这么好的人是他的朋友啊。

 

但自从青春期巴基发育了以后,史蒂夫和巴基就不再那么形影不离了。巴基就像一颗劲挺的白杨树舒展着枝叶开始引人注目。不管是本校还是慕名而来邻校的女孩子们都会不顾矜持地围着他,不管走到哪里都有漂亮的女孩盯着他看。就像是一朵鲜艳的花引诱着那些五彩蝴蝶——哪怕他本人并没有这个意愿。那些女孩子们不着痕迹地将史蒂夫挤出了巴基身边,史蒂夫当然不可能将那些女孩子们拉开或者跟她们争,这是不对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巴基喜欢和那些女孩子们相处,他没有权利去要求巴基不去和女孩子们玩。

 

史蒂夫无数次地希望自己不曾发觉爱着巴基,但在心底又庆幸着自己发现了深藏的爱意。

那是一次意外。史蒂夫和巴基夏天在河边玩,巴基在玩水,而他因为身体的关系只能坐在树荫底下画着素描。

巴基不着一缕的身体被从手中掬起的沁水从头往下浇,水刚好没过巴基的大腿腿根,将那白嫩浑圆的屁股托在水面上,水流从巴基的脖颈滑到背脊的凹线,然后顺着那凹线没入尾椎,滑到臀部的股缝里。

 

——他对巴基光裸的躯体有了反应,因为太过惊愕和恐慌导致呼吸没能传上来,结果引发了哮喘病。因为小河里住的地方不远,而且近年来史蒂夫也没再发过病,所以药根本就没有带,就当史蒂夫几乎以为自己就这么窒息而死时,巴基从水中冲了出来给他做了人工呼吸。

那个时候的巴基嘴唇苍白冰凉,眼睛里含着泪水,巴基不断地将带着他气息的氧气吹入他的口中,史蒂夫有那么一瞬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他该感谢自己孱弱的身体,对他来说那些亵渎的反应早在他发病时消退了,不然那发硬发热的下体一定会让巴基远离他的。

 

那比让史蒂夫生不如死还痛苦。

 

双人约会中本该是他的女伴的那个女孩一直紧紧粘着她的朋友,如果不是顾忌她好友的感受极有可能她会黏到巴基的另一只手上。

 

巴基有这个魅力。

他不在乎自己没有女伴,只是他失落于巴基和那些女孩们在一起形成的氛围让他根本融合不进去。

 

巴基喜欢柔软美丽的女孩子。

他只会和她们亲吻、拥抱、做爱,而不是和他这个二十多岁了还比巴基矮了一个头、身体孱弱只会挨揍的同性好朋友。

 

他想,如果这么下去的话他一定只能一辈子当个不讨喜的瘦弱好友,然后会比巴基先一步离开人世,那个时候巴基一定会哭得很伤心吧,但是身边一定会有他的妻儿安慰他,但光是想象那个画面胃里就像被砸了块尖锐的石头,将柔软的内脏搅得鲜血淋漓。

 

他绝望地发现,他不能把巴基交给任何人,光是想到巴基不再和他一起,他就绝望地想吐。

 

他尝试过让巴基也爱上自己。他们了解彼此,知道彼此的喜好,只要慢慢来巴基说不定也会爱上他的。

……史蒂夫这么希望着。

 

但希望终究不会成真。

 

更加亲密的碰触也好,暧昧的言语和动作也好,巴基都坦然的接受了。

史蒂夫从巴基的坦然中了解到,巴基根本没把他往那方面想,这些只不过是好兄弟亲密的动作而已。

 

史蒂夫喉咙干涩的上下滚动着,看着征兵处的屏幕上呈现出的自己的半张脸。

 

在征兵处,他遇见了厄金斯博士。

他得到了一个机会去加入军队。

至少这样不会离巴基太远。

史蒂夫被关在注射舱中,从狭小的窗口看着灯光在头顶闪烁。

 

疼,全身都在疼。细胞被蚂蚁啃食然后被搅拌机打乱重组。

 

但是只要一想到巴基会和一个他不知道长什么样的女人结婚、生子、分享余生,然后和他渐行渐远,这些疼痛似乎都比不上心脏和灵魂被绝望淹没时的痛楚。

 

万幸的是他挺过来了。

变得更加高大、更加强壮,视野瞬间变得更加宽阔。他可以去找巴基了,他现在不再需要巴基的保护、不会比巴基更早一步死去、不会再是那个只会暗示自己情感的瘦小孱弱的矮个子了。

 

史蒂夫很高兴。

 

在经历过几场胜利后,史蒂夫和巴基以及其他队员在小酒馆里喝着酒。

他想这是一次机会,于是借着酒劲在和巴基两人回营地的时候把巴基压在墙壁上吻了巴基。

 

巴基并不知道他不会醉,被吻了之后眼睛瞪得溜圆,然后无奈的拍了拍史蒂夫的肩膀:“伙计,你醉得可真不轻啊,我可不是佩姬啊。”

“巴基我没有醉,我是认真的,我爱你!”他向巴基表白了。

 

但巴基不信,在军队里那些汉子们醉了之后更夸张的表现都有,曾经有个人还吻遍了全军营的男人呢,结果等他清醒后羞愧地恨不得钻进地洞里。

“是是,我也爱你啊,是的,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为了维护史蒂夫的形象,巴基半是哄半是拖地将史蒂夫带回了帐篷。

 

失败了。史蒂夫很认真地想,也许是自己的策略不对,他不该借着酒壮胆,让巴基误会成他不清醒。

 

还是慢慢来,让巴基先习惯他的亲密动作,等巴基在也离不开他的时候再告白吧。

 

又失败了。不管是在勾肩搭背时搂着巴基的腰,还是在为巴基上药时心疼地向那些伤口吹气,巴基都没有多少反应。

 

完全只被当做好兄弟看待啊……

史蒂夫很沮丧。

 

或许是他的动作太大了,他有一天被佩姬喊出去了。

面对着佩姬的疑问史蒂夫坦率的承认了自己对巴基的感情。

 

佩姬似乎有些伤心,不过史蒂夫很快被巴基出现的身影给吸住了注意力。巴基就像一块磁石一样,总能将史蒂夫的一切感官都吸走。

 

他知道佩姬对他有好感,不过早在12岁那年他的心已经落在巴基身上了。

就算巴基到最后还是将他当做好兄弟看待,他也会尽力不漏破绽地陪在巴基身边。

史蒂夫想,如果不能成为巴基唯一的爱人,那就成为他尽职的好友吧。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但他会尽力去做的。

 

执行任务。抓捕左拉。火车。大雪。

巴基掉到了车外。

在向巴基伸出手的同时,史蒂夫想,如果抓不住巴基的手,我就和他一起跳下去。

 

万幸的是,他抓住了巴基。

当史蒂夫以为自己就要失去巴基时那股恐慌感几乎要将他杀死。

不能再拖下去了。他要告诉巴基。要告诉巴基史蒂夫爱着他,从12岁就开始了,一直持续到现在的这份爱恋。

 

可是比自己的告白更先一步的,是巴基的结婚宣言。

 

巴基有了未婚妻。是军队护士黛西。跟着巴基来到这个危险的战场上,就在巴基和107部队的士兵们为自己欢呼时,他们俩见面了。

巴基很感动,和黛西再度交往,甚至决定战争结束后就和黛西结婚。巴基温柔的笑着,满是柔情的注视着那名护士。

“史蒂夫,你会做我的伴郎的吧?在我结婚的那天我希望你能出席。”巴基看着史蒂夫,满是期待。

“是的,我当然会出席。我怎么会错过最好朋友的婚礼呢。”史蒂夫听到自己的声音响起,甚至带着真诚的祝福和感同身受的喜悦。

天衣无缝得让史蒂夫自己都觉得可怕。

 

不甘心。好不甘心。

那些还没有来得及实现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

喝下去的酒瞬间化为了利刃一刀一刀隔着他的心脏,割得鲜血淋漓。

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想要是自己能够喝醉就好了,那样子就能借着酒疯让巴基不要和黛西结婚、不,是不要和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结婚。

如果巴基要结婚的话,那么新郎只能是史蒂夫罗格斯。

 

史蒂夫将头埋在手臂里,泪水浸湿了自己的衣袖。

tbc

评论(6)
热度(34)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