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不是每种牛奶都叫美国队长(9)

 卧槽……九头蛇究竟是怎样的组织啊……
简直无法用语言吐槽好吗!
干得好!
请把照片交出来!


cotton2cotton:

BBC网站:

(这篇内容和九头蛇无关,这是一篇真实的文章)

How do terrorists communicate?

“……al-Qaeda, the Taliban and Somalia's al-Shabab have all developed media production houses to churn out their online messages, some of which are produced to high production standards.         

From Yemen, the local al-Qaeda franchise AQAP disseminates the online magazine Inspire, which famously carried an article aimed at recruits in America entitled "How to build a bomb in your mom's kitchen". Inspire has been cited as the inspiration behind a number of jihadist attacks in the US and Britain but British police warn that anyone caught downloading it will be arrested and prosecuted.“

办公室里只听到雨滴敲打玻璃窗的声响,史蒂夫花了几秒体味巴基的话,然后他比巴基说最后那句话之前更为冒火。

 “不要拿小朋友当借口,这根本不是你逃避的理由!你没有真正把我当你男朋友看才会有这么无聊的想法。我说过不存在把你押到联邦法院送审的任何可能,真的到了审判席上我也会站在你身边,我对神盾,对任何机构都是这个态度,谁不相信大可以来试试看!”

“又要说你一定会陪我到最后了吗?但如果你的态度可以解决一切,为什么这么久了神盾给我一个身份都做不到?我连自己名字的老年公交卡都没法办。在一切平静之前,请你暂时离这些破事远一点,就算是为了我好吗!”

“哦,对啦,你从小就这样,怕我随时一口气上不来晕过去。你想要我说感激吗?不,你是个混蛋,你就是不相信我能保护你。你是不是还在怪我没能拉住你掉火车?”

“该死的,别提火车,连在特区里坐地铁你都能紧张到把我的手腕握出淤青来,你干嘛不为你自己去报个治疗火车恐惧症的心理课程。看着我,我现在活着,而且我不能让自己成为你的污点,你是这么该死的完美,美国的楷模,为什么就是不懂在这件事情上你不应该卷入太深!”

“我承认我对火车有一点点敏感,但是我一直握的是你的左手,金属会有淤青吗?!什么叫你是我的污点?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什么?还是说你真正爱的是史密森尼显示屏上的那个人?!”

“史蒂夫你有时候真的完全不讲道理你自己知道吗?有时我真后悔以前干嘛要这么惯着你!”

他们的争执焦点终于从一个没有打出的电话滑向一个他们无法掌控的领域。

这下他们把彼此看的通透,知道对方和自己一样不惧牺牲,他们的爱情在这个世界上太特别太稀罕了,如果上帝大发慈悲,能让他们得偿所愿的相爱,而只是明码标价的要他们付出一点什么来交换,他们愿意倾其所有并觉得很公平。

他们真正恼火的是对方居然企图把这种牺牲的权利完全据为己有!这太操蛋了,简直无法忍受!他们迫切需要一点比接吻更激烈的行为来宣泄他们的怒气!

手机铃声善解人意的响了起来,正是时候。

“是你的手机在响,”巴基指指史蒂夫, “在你的裤兜里,你的。”他特意把重音放在最后两个字上

“我不接,”史蒂夫看都不看说,“我才不像你,手机一响就像裤子着火了一样。”

“也许是神盾打来的,可能外星人来了,世界需要美国队长的拯救。”

“如果他们真的需要我,这个时候直升飞机已经飞到你后面的窗口外面了。”

手机铃声变成了二重奏,巴基的手机也开始叫了,一样的旋律催着他们快接。

“好吧,我们都接起来好吗?外星人可能已经占领华盛顿纪念碑了。”

“看吧,忍不住了吧,手机还是比男朋友重要对吗?”

“甜心,我相信你可以这样和铃声耗上一整天,但是——”

“别叫我甜心,既是都市型男又是美国楷模还是甜心,你不觉得自己要求太多了吗。”

“史蒂夫,求求你接起来,我的屁股很疼,手机一直响我脑子也开始疼了,你也知道医生说过我情绪还不稳定,我现在脑子要炸了,那些手机辐射什么的对脑波影响很大,你再不让它停下我又要失忆了……”

史蒂夫看着巴基痛苦的捂住头想坐下,屁股一碰到椅子又站了起来。他把手机摸出来,是娜塔莎,他迟疑的把手机放在耳边,而巴基的手机还在响铃。

巴基指指桌上的手机,请示史蒂夫是否可以接起来,史蒂夫回他一个怒气冲冲的白眼。他们同时接通了电话。

(下面的文字如果看不清稍后去SY看)


他们的手机同时断线。巴基到办公桌前点亮休眠的电脑,网络连接断了。拿起话机,一片死寂。

“所有通讯断了,这下连Jarvis都看不到我们。他们一定预谋了很久。”

“他们找了真正的九头蛇来扮演九头猫?为什么?我两天都和他们在一起。”

 “九头蛇的目标是冬日战士,”巴基抱着胳膊颓然靠在办公室桌上,“我给他们带来大麻烦了,就像给你带来麻烦一样。”

“你是要继续在这里说废话,还是想我们一起下去把他们解决掉?” 史蒂夫靠近他。

“你有武器解救人质吗,都市型男先生?”巴基扫了他一眼,他们都穿着时尚昂贵的但在战斗上价值等于睡衣的西装,就算一条睡衣还比西装更灵活实用些。

 “我赶紧去会客室换上制服,拿上盾牌,我们砸破天井玻璃下去,不要坐电梯。”

 “干嘛?你认为九头蛇这么大费周折就是为了来观赏美国队长秀制服?”

“哦不,”史蒂夫有些忸怩的说,“是这条西裤太紧了,我迈不开腿。”

“你要脱衣服就只能在我的办公室里脱,我去给你把制服拿来,很快。”他飞快的奔出去,小心掩上门。

巴基跃下栏杆来到九楼,撞开会客室的门,看到两个九头猫的人趴倒在地上,似乎已经失去知觉。一只弱如无骨的手悄无声息的攀上他的左肩,他举起右手握住手腕正要捏碎,余光看到腕带上发着一圈幽蓝的光。这是曾经弄伤他胳膊的寡妇蛰。

“谢天谢地,总算有人带着武器。通讯已经完全断了。”他松开手,回头对着娜塔莎说。

“他们似乎很忌惮你,没有惊动你,先去楼下截住了所有职员当人质。”娜塔莎揉着刚才被巴基捏住的地方,“我们回到会客室才发现整幢楼被他们控制了,保安已经被击倒,伤亡情况不确定。弄清楚他们的意图之前,我不建议你马上下去。”

“不,我下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史蒂夫穿上衣服,你先想办法解救人质。”

巴基走到会客室里间,从一堆广告公司带来的印着时尚品牌logo的袋子里翻出美国队长队服,从那个爱马仕定制包里拿出了盾牌。

“穿衣服?你不会……”娜塔莎站在他身后,啼笑皆非,“让你男朋友刚才一直光溜溜的和我讲电话吧?他……简直太软弱了,我好失望。”她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的说。

“不,他强势的很,你绝对想不到的强势。”巴基拿着袋子和盾牌,又从地上捡起九头蛇的手枪,迅速撤出会客室,“你把艾米莉藏哪里了?请保护好她。”他把栏杆当跳板,直接跳跃上了楼梯。

 娜塔莎闪进会议室的隔间。“听到了吧,巴恩斯先生还是很看重你的。我们马上要出去,我下面要讲的话非常重要,你在听我说吗?”

艾米一幅被惊吓的合不拢嘴的样子,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勾勾盯着前方某个虚无之处。

真是一朵安逸惯了的小花,娜塔莎怜爱的想,以为办公室政治就是地球上最凶险的风浪,现在被残酷无情的杀伤性武器吓到了,开始为生命的脆弱而害怕……她拍拍她的脸:“醒一下。我知道你很害怕,这很正常,但是我也知道你是个有勇气的沉着的姑娘,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样子,抱着一捧玫瑰向我走来,纤细苗条但是充满力量,你是这么让人想要信赖。现在我需要你的帮助,楼下可能已经有人在流血,或许还有更可怕的事情,无论发生什么,你一定不要慌好吗,先要保护好你自己,然后掩护我救下你的同事们。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的,照我下面说的做。”

她弯下腰,双手包裹住艾米莉握在膝盖上的手,给她鼓励,激发她内心的力量。

艾米莉终于回过神来,眼神聚焦在娜塔莎脸上,有些恍惚的问:“他们真的是一对?”

“是……的,你的CEO先生,准确讲是他身体的大部分,和他男朋友一样,已经超过美国法定退休年龄30岁了。不过你真的要在这个时候聊这些吗?”

 巴基悄悄推开办公室的门,看到史蒂夫已经脱掉了衬衫和长裤,对着关好的窗户做着弹跳和拉伸动作来战前热身——丹尼猜错了,他今天没有穿星条旗内裤,虽然他确实有很多条,其中大部分是在生日时收到的。

他贪恋的看了一眼史蒂夫正在紧绷起来的身体,回想了一下手覆在那些赤裸的肌肉和金色绒毛上的美妙触感,再次为能拥有这么完美的他而感谢了上帝。然后他把制服扔到史蒂夫的背上,趁他转身之前关上门,弄坏了锁。没有盾牌史蒂夫要撞坏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门还是要相当长时间的,因为巴基的身份,佩帕特意让史塔克工业的建筑师对这扇门加固过,全美国只有少数几扇门能达到这个安保程度。

“巴基·巴恩斯,你这个混蛋!”他听到身上只穿着一条平脚短裤的男朋友在门后怒吼。

他深呼吸,今天第二次摘掉左手手套,飞快的在过道奔跑冲刺,跨越栏杆的同时瞄准大厅廊柱的一侧,举起右手的盾牌杂碎了玻璃,在玻璃震碎的巨大声响中,穿越在九层楼和十层楼之间天花板砸出的窟窿飞身跃下,无数的玻璃渣在他身边像闪烁的陨石雨坠落。

他的金属手重新当回了手刹,单膝着地,背靠着廊柱,迅速用盾牌护住全身。太好了,没有发生他最担心的事情——屁股着地。

脚步声在朝他聚拢,夹杂着人质的惊叫声和一片碎玻璃落地的声音,许多个枪栓被同时拉上。一梭警告的子弹打在他脚边的地面,在大理石地砖上砸出一串小坑。

他躲避在盾牌后,没有更多的火力,看来他们并没有想要乱枪打死他。他慢慢移开盾牌,一双穿着特种兵军裤的夸张的大长腿笔直立在他眼前,裤腿以特殊的捆绑扎在陆战靴里。

他非常熟悉这种式样,甚至能从裤腿的褶皱里推测出裤管里暗藏了多少武器,分别固定在什么位置。腿细长的杀手是九头蛇的传统,因为可以在裤子中留有更多余地放装备,在《九头蛇杀手行为指南(内部刊物)第九版》的《任务服饰与装备携带规范》中详细讲解了这种长裤的正确穿戴方式,配以冬日战士亲自示范的铜版纸插页照片。其实前面八版的平面模特也是他,他是九头蛇杀手有史以来唯一的形象代表,所以他对于当模特拍硬照这种事也不是全无经验,虽然他完全不想回忆。

“冬日战士,很久没和你的崇拜者们见面了吧,兄弟们可是十分想念。是不是当高管当的想不起自己是谁了?”

 巴基的视线顺着那双长的看不到腰的腿一路往上,汉斯的北欧风情脸出现在视野里,带着全然陌生的冷峻阴郁,他和柯林斯一起用枪口指着他。

今天下午,到目前为止,巴基已经在这个底层大厅里见过了时尚超模美国队长,office lady 黑寡妇,连一向沉稳的女助理都凑热闹换了新发型,现在再见到军服杀手造型的公关经理并没有太过震惊。不过他想如果下次你们约好了要在我的公司里举行变装趴踢,请务必也提前通知我一下好吗,非常感谢。

此刻此刻,他无比想念《九头蛇杀手行为指南》里他的教科书装扮,他愿意付出一切代价把身上的商务西装换成那套杀伤力巨大的战服,现在的他就像一只被剪掉了爪子的猫。


评论
热度(141)
  1.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cotton2cotton 转载了此文字
    卧槽……九头蛇究竟是怎样的组织啊……简直无法用语言吐槽好吗!干得好!请把照片交出来!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