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Inside the Sarcophagus(Kah/Ahk)

我喜欢这篇,小法老王真的超级可爱,又很有礼貌,要是我我也更喜欢弟弟

Jo与未建成的方舟:

(又名《石棺里的思想者阿卡门拉》←大雾)

于Ahkmenrah而言,日出是他对死亡的复习。

他亲爱的哥哥给他的那杯毒药并不温和,它曾粗暴地撕扯过Ahkmenrah的内脏。他还记得Kahmunrah是怎样在夜晚走入他的寝殿将他叫醒,怎样宣布他找到了可以治愈他多年来的那点小病根的药方,怎样说服他就着一口水将良药服下。直到那时,他的样子还是Ahkmenrah自幼便记得的那样,一位可靠的兄长。

他当然也记得那晚他重新进入梦乡后不久胸腔内的剧痛,以及他是如何在痛苦中渐渐清醒,如何明白了正是自己最信任的兄长送来的良药在他血液内肆虐,如何在愤怒与悲哀中又失去意识。在他的视力失效前,他在自己曾试图擦去脸上的汗珠的双手上看见了暗色的血。他大声号令本应守在寝殿门口的守卫,但至少在他的声音和听觉也弃他而去之前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理智和冷静同感官一样被从他身体中一丝丝剥离出去,几十个心跳的时间,千百幻象曾从他已经看不见现实的双眼前闪过。眩晕一次次尝试着占领他的大脑,最先的几次都被剧烈的疼痛击散。年轻的法老并不结实的身体在与毒药的搏斗中挣扎的时间并不长,但也绝不短暂。直到霸道的药剂终于摧毁了他身体的多数机能,宁静才终于降临在他的尸体上。下一次醒来,他已经没有了内脏,周身被亚麻布包裹着。在他石棺后方的墓墙上,Merenkahre命人为他铸造的黄金牌匾的光芒还没有消散。

Ahkmenrah是Khonsu(1)的宠儿,有幸共享着月光的生命,无需长眠于Osiris(2)的国度。然而他所能够得到的庇护也仅仅是来自于Khonsu,当Ra(3)展露出他的光辉时,Ahkmenrah就只能重新体验被谋杀的苦难。尽管石棺中的他体内并没有当年毒药的残留,他蜜色的皮肤和每到拂晓就脆弱起来的骨架之下也已经没有了可供毒药践踏的血液和五脏六腑,但痛楚依旧真实而清晰。他是法老,Anubis(4)在他的陵寝里守卫着他的往生,但即使那胡狼首的亡者之神也无力减轻他一丝一毫的痛苦。

在Ahkmenrah复活的前几夜里,他只是将脸上的麻布扯开,推开石棺的盖子,躺在里面静静地望着墓穴最高处月光投进来的地方。Merenkahre和Shepsheret想必是猜到了他们年轻的儿子这样早与他们重聚的原因,只是在稍远处看着他,偶尔低声私语,任他尝试着去理解Kahmunrah做过的每一件事。

至少在那几夜里,他没能做到。每一次他企图冷静地思考以理解兄长的背叛,难以消散的愤怒和对许许多多前事的懊悔总是先在他的脑海中占据了有利位置。平静让他在回忆中发现了Kahmunrah背叛的端倪,却没有揭示任何的原因。在一整夜的平静后,日光便又将死亡之苦强加于他之上。这样反复过几次之后,Ahkmenrah决定接受父亲的建议,将生命的消逝仅作为清晨的事务,转而开始渐渐适应他漫长的往生。他依旧在Ra初绽光芒、而他仍在人世的哥哥开始新一天的统治的时候重温生命的流逝以及锥心的苦痛。也只有在那时,他会稍稍放纵隐藏在众多思绪深处的怨恨。

往生之长,自然足以使怨恨化为感慨。死亡的剧痛成为惯常,年轻的法老也终于能渐渐地在其中麻木。他惦念过他美丽的王后,疑惑为何她始终没有被葬入此地;他揣测过现世的境况,不知王位已经历过多少次更替,平地上又耸立起多少座金字塔,甚至曾经辉煌的王朝如今是否还在延续;他甚至曾和某夜为寻庇护而误入陵寝的一位小巫师(5)相谈甚欢,但那在他的往生中短暂得像是一个瞬间,这位访客在离开前还贴心地修补好了他进来时造成的缺口。

千年前毒药给肉体带来的痛楚从未在日出时爽约。痛楚对于Ahkmenrah来说也越发算不得什么了——只有在后来被困在石棺中的那54年里,才又稍稍显得有些难以承受。

被结结实实地锁在石棺里的日子并不比在墓葬里度过的那几个千年好过。Anubis仍然守候在外面,但他们似乎不太灵光,一直没搞明白石棺里法老的处境。他始终抱着希望,只要一听到有什么东西接近的动静就用力地击打棺盖求救(事实上这也使他的听力有所长进),除了这件事和被棺内的尘土呛得不行之外也就没什么活动的余地。在将生前身后的四千年都倒带过一遍后,他决定重新面对他曾回避过的问题。

而他也终于理解了Kahmunrah。

——为什么他总是那样积极地学习军事知识,为什么他几乎是拼了命地十岁出头便继了位的自己的统治,为什么Merenkahre选定的继承人不是他,为什么他选择毁掉了最亲近的手足、他扶植起来的法老,在此之前还总是帮他稳固统治,甚至逗他笑。

想通这些是在重新化为亚麻布下的一具干尸的那一瞬间。死亡的进程趋于尾声,Ahkmenrah原谅了将死亡为他双手奉上的人。

伴着Ra的光辉而来的还有一声叹息。

 

次日,Khonsu的眷顾被延迟了。

那天是Ahkmenrah第一次见到很多事物:雪、汽车、布鲁克林守护者。

 

(1)洪苏神的名字我搜到的有写作Khonsu和Khonsou两种,这里使用的是前者,因为这么写好看点(够,就是第三部里提到过的月神。

(2)奥西里斯是埃及最重要的九神之一,是冥界的主宰。

(3)拉是太阳神,也是埃及神系中最重要的神。

(4)阿努比斯是古埃及神话中的灵魂守护神,也就是博物馆Ahk的神殿里那两个胡狼首的守卫。

(5)其实是Ahkmenrah和Benjamin相遇的脑洞,在小法老的视角将有特殊天赋的吸血鬼当作了年轻的巫师。

 

另:关于Kahmunrah,我觉得他应该是个有点矛盾的人。作为家人,他爱他的弟弟;作为原本的和理所应当的王位继承人,他也爱权力。这两者之中或许并没办法分清那个更加主要,所以他扶持过Ahk的统治,也确实亲手杀了他。Ahk死后他或许也有过那么一点点的后悔,但被权力在手的快感冲淡了。

评论
热度(31)
  1.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Jo与未建成的方舟 转载了此文字
    我喜欢这篇,小法老王真的超级可爱,又很有礼貌,要是我我也更喜欢弟弟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