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博物馆奇妙夜】【Ahkmenrah中心】第四王朝的第四任王

群里的段子整合!

对方的梦想by天宫惊蛰,cp尼克X阿卡曼拉
尼克的梦想是当一名优秀的打碟手,而阿卡曼拉是他最忠实的支持者。 

 

战死沙场 by天宫惊蛰  cp阿卡曼拉中心
早早与世长辞的阿拉曼拉,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梦想,比起在软榻上被疾病折磨死去,他更想和兄长一起在沙场上驰骋,死得像个英雄和战士。 

 

王冠与权杖by12  CP无

拉神的光辉一如往常照亮尼罗河畔的土地,但从这天起他不再仅仅是无忧承欢父母膝下的王子,或是兄长乖巧的幼弟;戴上法老的金冠,执起象征权力的金杖,从这天起,他是埃及第四王朝的第四位统治者,阿卡曼拉。

 

圣域/不可涉足之地   ——Submissive
第四王朝的人民在这天送走了第四任法老,看着他的木乃伊被抬入先王的金字塔——他在位的时间还太短,以至于自己的陵寝还没修筑完成。
那是传说中的圣域,那是神的栖息之地,那也是…第五任法老每晚都会去的地方。
只不过,那是凡人不可涉足之地,所以,没有人知道那里在孔苏的见证下发生了什么。
     

 永生 by天宫惊蛰  隐兄弟cp
当第四任法老王永远的闭上那双被病痛折磨的眼睛时,上下埃及都在痛哭他们拉神之子的逝去。第五任国王将他的弟弟葬入父王和母后的金字塔陵墓里,命令任何人不得打扰他们的安眠。
唯有逝去之人知道,他们在死亡中获得了永生。
而活着的人永不知晓。 

 

虚妄的真实 by马文 cp兰斯洛特/阿赫穆拉无差
阿赫穆拉喜欢听兰斯洛特讲关于亚瑟、圆桌骑士、桂妮薇的故事,故事讲到最后兰斯洛特总会叹息着说“只可惜都是假的。”

而阿赫穆拉会盯着骑士的清澈的蓝眼睛,它们在忧郁中更加美丽了。

半夜看恐怖电影 by马文 cp兰斯洛特/阿赫穆拉

不开party的晚上有点无聊,阿赫穆拉带着兰斯洛特一起去附近的电影院看午夜场电影,之所以要选一部恐怖电影是因为相比起电影本身他对骑士被吓到的表情更感兴趣。


其中一人的生日 cp:兰斯洛特/阿赫穆拉

法老突然问起骑士,“你的制造日期是几月几日?”

 

战场上的月光 by天宫惊蛰

魔法匾只有在月光下才能重获活力,而兰斯洛特将它夺走了,乌云掩盖了明月,当绿锈腐蚀完牌匾一切将无法挽回。

这是战场,属于他们的战场。

泰迪已经逐渐变成拉蜡像了,萨卡的身姿也凝固了,牛仔和屋大维没了声息,德克斯特一动不动,而一旦呼吸幅度太大也许就会身体散掉的阿卡曼拉无力地瘫软在地,可怖的皱纹蜿蜒在他原本光洁的蜜色肌肤上,连瞳孔都被苍白浸染,仿若三千年前被疾病吞噬的无力让他心生恐惧——一旦倒下就再也看不到下一个月圆了。

他相信他的布鲁克林守卫者会将他们从这绝望中拯救出来。

而赖瑞没有辜负他的信任。

 

分别的路口by12   CP兰斯洛特x阿赫曼拉
黎明将至,骑士照常把high了一个晚上的DJ狂魔送回父母身边。
“嘿,不用感激我。保护弱者是一名骑士应该做的。”抢在对方之前开口,并用一个潇洒的姿势接受谢意;这是他们道别的惯常项目。但是今天骑士决定换个方式。
兰斯洛特倾身,在小法老道谢之前吻上他的嘴唇,“保护弱者是一名骑士应该做的。”
红晕爬上阿赫曼拉的脸颊,阿努比斯十分不开心地向着骑士离去的方向挥舞武器,而兰斯洛特觉得今天连相柳也没那么讨厌了。

 

 

胜者的眼泪   by节插插
月光消失了。

兰斯洛特就那么看着他面前的人眼中的深邃的黑夜漫漫化为凝固。
他攥紧了手中的牌匾,掌心传来的却只有腐朽的乌黑残渣的粗糙与冰凉。
可笑而可悲的,他胜了,却像败者一样失落。

他感到泪水的流下,却不知它们是从何而来,正如他不知自己为何会心痛。

原来吸引自己目光的,不是那块金灿灿的“圣杯”,而是抱着“圣杯”的那人。

明明只是个蜡像
明明一切都是假的

唯有他的死亡是真实的 


 

出浴后的怦然心跳 by节插
“我洗好了,阿卡曼拉,你去吧”
而阿卡曼拉满脸黑线的看着一坨还滴着水的不明物体走出浴室
“兰斯洛特!!!和你说过多少遍了!!!不可以洗热水澡!!!!!”

 

无题 By谷子

 

人的际遇如同潮水般波折不定。 

一定有谁在我的面前说过这句话,尽管我已经忘了那是谁。

这句话听上去或许有点蠢,可请你暂时别只把我们当作一群死物。

有的人在博物馆里为了活着的最后一夜狂欢,有的人在博物馆外想着怎么死得更快。

伦敦大英博物馆的家伙们获得了全新的夜生活。而纽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伙计,也就是我们,只要等到太阳出现之后,就再也做不到哪怕只是怀念一会儿朋友。除了夜班守卫,我们短暂又热闹的一生中唯一的活人。

 

我敢发誓没人认识我,而且这并不带半分的妄自菲薄,毕竟谁会费心低头看一看那个雕刻在埃及馆的石壁上,伪造的浮雕小人呢。

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少我比雕刻在门外和指示牌并列的那群同胞的命运好得多。它们看不见的东西我能看见。这足以令我为之骄傲的东西就在离我视线内不算太远的地方,那是一个长长的漂亮的金棺,一半在光下,一半在阴影里。法老王阿卡曼拉就躺在里面,我们的王,我的王。

尽管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个礼貌的称呼方式,我的寿命还不足以老到在我的王诞生的那个时代活上一会。

 

只要这么远远的看着就足够满足了,你没法要求一个伪造的浮雕有更多的进取心。从我们活过来的第一天我就这么看着他,既没办法帮他出来,也没办法更靠近他一点。后来夜班守卫和他的小男孩闯到了这里,层层的绷带下我看到了王的脸。

他吐出了一口烟尘,却更像是吐出了我的某个零部件。因为我听见石刻的身体内从未听过的咔哒的声响。那股莫名的悸动使我确信这便是我的王了。

 

那应当是快乐的几年。他每天从这里爬出,又在太阳升起前爬回他的棺木。

我目不转睛,一动不动——那是我唯一能做的——假如我用来看见我的王的那玩意能叫做我的眼睛,这双眼已经与他相逢了几千回。

 

后来他走了,连同那块使我们活过来的金板一起。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也许会。埃及馆或许将被拆除,又或者换上新的主人。

但,至少现在,我将进入漫长的沉睡,充满希望以及期待。

因为我知道,当我再次睁开这双眼睛的时候。我所期待的王,我们的太阳神之子,埃及最耀眼的宝石。将再次出现。

暂时end 有新段子会更新的

413652447 小法老王中心群欢迎你的加入(<ゝω·)☆~

评论
热度(15)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