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海贼王】唐吉柯德兄弟

其之一 扭曲

“来!罗西,过来哥哥这边。”

罗西南迪怯生生的向着冲自己张开双臂的哥哥跌跌撞撞的走过去,然而还没走几步便被哥哥多弗朗明哥捞入怀中。

“呋呋呋,你还是老样子呢,罗西。”

“对、对不起……哥哥……”罗西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尽力憋住不让他们落下。

“没关系,原谅你好了,不过以后……只允许你在我面前受伤,知道了吗?”

“诶……?为什么?”

“因为我是哥哥!所以你要听从我的命令!”

“嗯……我、我知道了……!”

 

罗西南迪不知道,这个命令还可以引申为“只有我能让你受伤”。

那是在他们还是世界上最尊贵的天龙人、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发生的事情。

 

多弗朗明哥有一种从骨子里的扭曲。

那些畏惧他的人嫌恶地将他称呼为疯子,那些憧憬他的人认为他的一切行为必定有深意,那么罗西南迪,他的柯拉松该归为哪一位呢?

 

身为他血亲弟弟的罗西南迪本应比任何人都理解他,比任何人都支持他,比任何人都不会背叛他。

而事实却是完全相反。

 

多弗朗明哥爱罗西南迪吗?

毋庸置疑。

那么罗西南迪爱多弗朗明哥吗?

他不知道。

或者说他不想知道。

在多弗的心里,背叛意味着恨。

那么不爱他的罗西南迪没有活着的必要了。

 

然而即便是如此。

罗西南迪也只能死在他的手里。

 

是他不要不爱他的罗西南迪。

不是罗西南迪抛下了多弗朗明哥。

 

这便是,属于多弗朗明哥的爱(扭曲)。

 

 

其之二 品味

谁都不知道,多弗朗明哥的服饰其实是罗西南迪挑选的。

当然毛茸茸的大衣除外,粉色的大衣是多弗朗明哥自己看中的,同时他也买下了黑色的大衣作为礼物给了自己心爱的弟弟。

 

“这样我们就一样了。”他笑着揉乱了弟弟的金发。他的弟弟微微仰头,细碎的微光落到他的眼里泛起温暖的色彩,那曾是他发誓要保护一辈子的光景。

 

而作为交换,罗西南迪也为他的哥哥挑选了一件黑色的西装,以及与之相配的领带。

极深、极深的黑暗。

还有鲜红,鲜红的。

仿佛火焰的颜色。

又仿佛……血液的颜色。

果然很相配。

 

【红色和黑色】

【很适合多弗的颜色】

罗西写道。

 

“呋呋呋!真不愧是我可爱的弟弟……我很喜欢!”

【那多弗会一直穿着我送的衣服吗?】

 

“当然,只是我送的你也要一直穿着啊!”

【我会的】

罗西微微的弯了弯眼睛,幅度很轻微。

【那就约好了】

 

“呋呋,约好了。”多弗很高兴,高兴得都有点得意忘形了。在那天去迎击敌人的时候那种微醺的兴奋还未从他的大脑中消退,这种情况往往也容易招致意外。他被敌人偷袭了,这种小喽啰当然不能伤到他,只是他的弟弟,他的罗西以干脆利落的手法一枪了结了。透过四溅的血花,多弗能明显听到自己的心脏以不可阻挡的趋势大声地跳动着,“扑通”“扑通”。

 

他一直没有发现,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可爱的弟弟,已经变得如此高大而迷人了。

他摸了摸自己的心脏,自那以后开始有意识地以一个新的角度去观察罗西南迪了。

被压盖在红色帽子下的柔软金发,在低头时细碎的金发下露出的苍白的脖颈。

高大修长的身躯拥有着精炼的肌肉,从结实的胸膛往下,是骤然收紧的细腰,被长裤紧紧包裹住的长腿笔直而柔韧有力,被踢上一脚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这是面对外人时的罗西。冷淡、凶狠、毫不留情。

 

只有在面对他时,罗西才会展现出独属于他多弗朗明哥的柔软。尽管罗西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没多多少表情变动,但那些只有小时候的兄弟俩才知晓的手势、暗语,和或多或少的亲密接触都让他隐隐的感到了一种满足的优越感。

 

他想要他。

多弗朗明哥想要罗西南迪。

他想要自己的亲生弟弟。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是在以一个【男(雄)人(性)】的目光看着自己的血亲弟弟。

 

多弗没有纠结多久,对他来说想要就去抢,就去夺,更何况罗西南迪本来就是他的,要想弄到手不过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于是也如他所想,他在家族庆祝会后借着酒意要了罗西南迪。

准备很充分,从如何压制、禁锢、爱抚、挑起欲望,每一步都是计划好了的。

哪怕是冒失如罗西南迪也应该察觉到了,这不是意外,而是蓄谋。

在最初的挣扎后,大概是发现自己逃不掉了,于是他安静地向自己的哥哥敞开了身体,顺从多弗的意图张开了大腿。

 

多弗朗明哥本来还有种终于得偿所愿的兴奋,看到罗西南迪明明情欲弥漫却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的脸突然觉得意味阑珊,甚至在想自己会不会做错了。内心这么想着,自己撞击弟弟身体内部的松祚却丝毫没停,反而越来越猛。

 

罗西和他的相性一如想象中的契合,多弗可以肯定地说他和罗西南迪的这场性事是最酣畅淋漓也是最痛快的一场。

 

他觉得自己可能做错了。

这是非常少见的事情。

因为生而为王的他一切都是正确的。

 

然后那天早上他醒来时,旁边只剩下冰冷的空气。

 

……他终于觉得自己大概是做错了。

自那天晚上以后罗西从不和他视线相交,家族吃饭时也必定是隔着其他家族成员,对话也不再用唇语和暗号,而是用纸条代替,以往兄弟亲昵的举动自然也没有了,

 

总之就是,罗西南迪和他冷战了。而且并不是一般的冷战。仿佛多弗朗明哥不过只是路人一般地无视着,那段时间压抑的气氛连家族成员多不敢大声说话。

 

终于多弗的耐心到了极限,他堵住了罗西。

“看着我罗西。”

“……”

被捏住下巴的罗西终于自那晚后第一次看向多弗。

“……关于那天的事。”多弗抿了抿嘴角,难得感到了一丝局促。

“我是不会道歉的。我也不后悔。”

“我想要你,想要你不只是作为我的弟弟、我的左右手在我身边。我想要你,作为我的恋人,作为我的伴侣。”

 

罗西看着他,突然笑了。

虽然不知道罗西为什么要笑,但是多弗的内心也松了口气。

愿意对他笑也许说明罗西没有那么生气。

 

“呐,罗西?”

【下一次,别把我弄疼了】

“呋呋呋,当然……我可不舍得让你受伤啊。”


评论(4)
热度(64)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