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阴阳师手游】【all晴明】晴明每天回家都看到式神在装死

 注意事项:

np搞事情向,惯例的修罗场_(:з」∠)_

恶搞,小甜饼

希望我能够抽到荒


-----------------------------------------------------

晴明每天回家都看到式神在装死

晴明最近有了一个烦恼。那就是因为每天他带出去的式神只有三个,所以剩下的式神在庭院里会有些无聊,作为他们的阴阳师晴明也尽力满足他们的请求,让他们不会感到寂寞。但不知道从何时起,庭院里似乎流行起了一个游戏……

今天晴明踏入庭院,就看到了被装在泡泡牢里装作被溺死的妖狐,里面充满了水,那大概是河童和鲤鱼精的杰作吧。晴明面不改色地上前用基础术式戳破了泡泡,然后侧身避开涌出来的水波,蹲下身戳了戳浑身湿透躺在地上的妖狐:“今天的死法是溺死么?真是新颖啊。我都被吓到了呢。”

妖狐瞬间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冲向晴明然后握住他的双手:“是吗?小生就说这个很新颖吧!那么晴明大人,乘热打铁,请成为小生的命定之——唔噗!”

晴明保持微笑不变看着妖狐被萤草一蒲公英砸晕,然后觉上前把他拖走了。


——这就是庭院最近流行起来的游戏。每天回庭院晴明都能看到自家的式神在装死。



今天晴明回家时,看到首无躺在鬼使黑的镰刀边,头颅不见了。

“今天是头被砍掉了吗?”晴明朝首无伸出手,“鬼使黑居然愿意借你他的武器么?”

首无把手放入晴明的手心,一边被拉起来一边回答:“啊,那是因为我把我的绳子也借给他了。”

“绳子?”晴明有些吃惊。

“对呀。”首无的头颅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又回到了他的脖子上。“你看那边。”晴明闻声看去,看到了鬼使黑被绳子掉在梁上,身体还一荡一荡的。

“……鬼使白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反正他已经死过一次了,不会再死第二次了。而且在等待晴明大人回来的这段时间实在是无聊,这样子可以打发时间。其他式神为了想出超越之前其他人的死法也是绞尽了脑汁。”鬼使白给晴明帝国一杯茶,“更何况晴明大人看了后心情会好很多不是吗,脸上的笑容也真实许多。”

晴明怔了怔,无奈的耸了耸肩,接过了鬼使白手中的茶:“我无法否认……不过可别做的太过火啊。”

“放心,我会替晴明大人盯着的。”

“真是可靠啊,鬼使白。”

“哪里,这是我作为晴明大人的得力式神应该做的。”鬼使白微笑。


今天晴明回家发现居然连ssr也参与进了这个游戏。

躺在他面前的是被鬼葫芦吞进去的酒吞,他的头都被鬼葫芦吞了进去。

晴明戳了戳酒吞的胸口:“你是醉倒在里面了吗?”酒吞闷闷的声音从鬼葫芦里传出来:“不是,我被鬼葫芦吞了。”

“是吗,这可真是新颖的死法呢。”晴明夸奖他。

“……你在敷衍本大爷?”

“怎么会,我是真的觉得很新颖。”毕竟有鬼葫芦能够这么玩还不会被真的咬掉头的只有酒吞了。


酒吞之后当然是茨木童子。

晴明眼前的茨木童子正挂在樱花树上晃荡着脚,脚上的铃铛叮当作响,煞是好听。

晴明偏了偏头,发现茨木是用角把自己挂上去的,咽下了“你这么做角不会痛吗”的疑问,晴明好声好气地朝茨木说道:“快下来吧,茨木。”再不下来樱花树的树枝都要被压断了啊。

茨木睁开了闭着的双眼,然后双手向上握住树枝,把自己微微往上一提就把角从树枝的分枝上弄了出来。

“怎么样!晴明!虽然比不上吾挚友的妙想但吾也不差吧!?”

“是啊,很棒呢。”晴明看了眼樱花树,确认没有损伤后,满意的说道。


这一次是大天狗。

大天狗的羽毛落得到处都是,黑色的羽毛在晴明的眼前形成了一个小包。尽管看到的第一眼晴明下意识的想,要辛苦帚神和小纸人打扫了,他拿出扇子扇了扇,果不其然看到了被埋在羽毛堆下的大天狗。

“这次是什么死法?”晴明问道。

“被羽毛压死的死法。”大天狗淡淡的声音从羽毛堆下传出来。

“诶,是吗,那可真是新颖的死法啊。”晴明嘴里说道,心里想:我还以为是被羽刃风暴卷死的呢。原来不是啊。


晴明已经习惯每天回庭院就看到式神在装死了,看到他们把自己的招数这么灵活的运用晴明也觉得很欣慰呢。【咦?

晴明已经能够从式神们的装死中举一反三思考他们招数的灵活用法了。

比如此刻。

荒川之主用招数把自己冲得上下浮动。这一招可以用来去取高处取不到的东西。

不过……“荒川你也参加进来了?”

“哼,既然最优者能够得到你,吾可不能错过这个机会。”

“啊,是这样子啊……——等等??”

“怎么了?”荒川优雅的随着水柱的降低落到了地面上。

“什么时候有这个说法的?我压根不知道啊!”晴明觉得很吃惊。

“哈——是吗?”荒川挑了挑眉,“吾倒是不介意你把这个说法坐实。”

“那还是敬谢不敏。”

“是吗,真可惜。”


今天晴明回家时,看到了博雅的箭插在了脑袋上,身下还淌了一大片鲜红的液体。晴明已经不去想为什么连博雅也参与进来这件事了。叹了口气,他蹲下来,手指沾了点液体,凑近鼻子嗅了嗅,“这是花的汁液染的?”

“是啊,为了做的逼真点,我可是和神乐试验了好多种呢!”博雅从地上爬起来,箭从他的左太阳穴插过去,从右太阳穴捅了出来。晴明看向一旁的神乐,神乐正期待地看着晴明:“怎么样呢……?晴明,是不是很新颖?”

晴明朝神乐微笑:“是啊,很新颖呢。”事后的清洗还是麻烦了海坊主,晴明决定给海坊主多加几个达摩蛋。



另一种玩法。

“啊呀,今天的大家还真是有够真实的啊。”晴明饶有兴致的看着大天狗挥动羽翼朝酒吞和荒川使出羽刃风暴,羽毛吹了酒吞满身。而酒吞则时而朝大天狗喷出瘴气,时而朝荒川喷出瘴气。荒川也毫不手软,游鱼和吞噬的时机用的都恰到好处。

“不对啊晴明大人!那不是装死啊!他们是真心想搞死对方啊!”目睹了全过程并负责清洗的海坊主终于决定要罢工了。


评论(9)
热度(378)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