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主吃all晴明和凹凸世界all金。
基本上all主角。
偶尔杂食。
文前打预警方便你我他
吃盾冬以及冬兵受
成年人了大家都懂的。
阅读前请务必看好预警。
接受约稿,详情私信咨询
其实很好勾搭,熟了就是个话唠,每天都会有脑洞

已有画绑沉沉

【阴阳师手游】【酒晴】第一阴阳师(二)

六一来应个景

人物ooc,死亡预警

我get到了新的开车方式

本来没有二并且结局该是捅刀的,但是在py交易下又爆肝了并且圆成HE了……也许还会有个三。

没评论的话其他的坑大概就私下传阅吧【。】

上一章走这里

配图是 @DM   还有一张酒晴彩图和荒晴 走这里



、、、、、、、、、、、、、、、、、、、、、、


  酒吞和晴明都以为晴明会是先离去的那个,但酒吞在一次战斗中被暗算,回天乏力。晴明只来得及见他最后一面。“真是难看啊本大爷……居然就这样结束了……我还没有彻底地打败你啊……”在弥留之际,酒吞最惦记还是他们尚未完成的决斗约定。

晴明浑身颤抖地看着酒吞在自己的怀里化为光屑,所有的话语尚未来得及诉说便被迫中断。晴明站起身,灵力毫不顾忌外放,纯正庞大的灵力将这片山林震荡着,不需要召唤式神,那些胆敢暗算酒吞的宵小之徒已被晴明的灵力压得动弹不得。

“我赶时间,所以就不多说了吧。”晴明轻轻地说道,下一刻灵力直接往下压,在激昂的灵力激起的尘埃散去后,晴明已然不见踪影,只剩下地面的数个坑洼。

快些、再快些!晴明灵体出窍,直奔地府而去。他来到地府时,鬼使黑与鬼使白正准备从冥府河畔出发去人间,见到晴明出现在冥府,鬼使白还很惊讶:“晴明大人,您怎么来了?是又出了什么事吗?”

“鬼使白、鬼使黑,你们有没有看到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鬼使兄弟互看了一眼,最后还是鬼使白先开口:“并没有呢,晴明大人,似酒吞童子这般的大妖怪并不会由吾等负责。也许此刻还在阎魔大人的厅堂里吧。”

“多谢告知。”晴明落下一句道谢的话语身影已然不见。“……晴明也太心急了吧,连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晴明大人,大概很在乎酒吞童子吧。”“明明那个时候酒吞童子还对他喊打喊杀的。”

“……既然是晴明大人的选择,我们只要尊重就好了。”“所以才说你这样可是不行的啊!”

鬼使兄弟的对话晴明已经听不到了,他来到了阎魔的厅堂,却恰好看到了从厅堂出来的酒吞童子。

一颗听到酒吞在阎魔之处时就悬着的心缓缓落下,晴明紧皱的眉头松开,面上舒展开来。

“你来做什么?”酒吞依然是那副傲气的模样。晴明知晓酒吞童子向来骄傲,所以只道:“我们的约定还没有完成,你还没有打败我,酒吞。我等你的转世再来挑战我。”

“那是当然的,本大爷可是说到做到!我可不会让你等太久的,晴明。”酒吞目光灼灼地看着晴明,“等着我来找你,晴明!”

“啊,我会等着的。”晴明呼了口气,嘴角轻轻牵出一个微笑。

晴明目送着酒吞进入了轮回。

至于晴明回到现世不久之后姑获鸟就捡回来一个红发紫眸、鼓着脸颊的小小妖怪,那便是之后的事情了。


这个和酒吞如出一辙有着肉嘟嘟小脸颊的小小妖怪很快成为姑获鸟的宝贝。但这个小妖怪却像是认定了晴明一般,从一开始姑获鸟把他抱去给晴明看时就抓着晴明的衣襟不放,整个身子都埋在晴明的怀里。

姑获鸟想把他抱走就开始大哭,哭得人听了耳朵疼。

最后没有办法,只好由晴明来带。

所幸妖怪成长的很快,不然让晴明一个人带奶团子可是够呛。

小小的妖怪束在脑后的红发几乎和身子一样大小,走路的时候实在令晴明为他捏把冷汗,生怕奶团子被那红发压垮。

半月之后酒吞奶团子就成长为了会奶声奶气喊晴明的小团子了,那模样实在是可爱,被其他式神骗着要他去喊晴明阿爸。被逗弄的酒吞团子却压根不上当,那双紫色的大眼睛盯着晴明,一定要喊名字或者连名带姓。

而且晴明走到哪里他就亦步亦趋的跟到哪里,有的时候晴明事务繁忙,走得快了。酒吞团子腿短人小,走得快了就会摔跤,在地上能滚好几圈。摔跤了也不哭,就自己爬起来,接着跟在晴明身后。

这幅黏着晴明的模样就连姑获鸟都忍不住嫉妒起来:“明明是我先捡到他的……”

晴明无奈笑笑,明智地保持沉默,不去和一位母亲争辩这方面的事情可是保命的常识。但姑获鸟终归是孩子至上的妖怪,见酒吞团子这般喜欢粘着晴明,也只好如了他的意。


酒吞团子活力十足,经常把庭院搞得鸡飞狗跳。比如偷狸猫的酒喝,然后一身酒气地跑到晴明的塌上趴在被褥里呼呼大睡。

晴明回来后,先是安抚了被酒吞恶作剧的式神们,然后在遍寻酒吞无果后想着先回趟房间换身衣服,却发现自己的被子隆起一个小包。沉默了一会晴明掀开被子的一角,发现酒吞正睡得香甜。他无奈地用手摸了摸酒吞,叹息道:“你啊……”

既然找到了酒吞晴明也不必再出门了,他换下鹤羽狩衣,穿上了轻便的浴衣,方才战斗有些疲惫,酒吞团子呼呼大睡的模样实在容易令人激起睡意,阳光也正好,既不晒也不热,于是晴明便轻轻拉开被角,躺在暖乎乎的酒吞旁边,本不过只是想小憩一下,却完全熟睡过去了。

直到有什么重物压上了他的身体,令晴明喘不过气,才令他醒来。

睁眼一看一片火红,酒吞不知何时趴到他的胸口又接着睡了,那头张扬的红发在晴明的眼前飘动着,像是霞光一样灿烂。

晴明伸出手推了推将口水留到他胸口衣襟上的酒吞:“醒醒,酒吞。”酒吞鼻子里哼了几声,模模糊糊地抬起了头,看到晴明被他压在身下,居然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脸换了个边继续趴着。“你这样压得我很不舒服啊。”晴明无奈地说道,“再不自己下来我就直接把你弄下去了。”酒吞听了,尖尖的耳朵动了动,将头埋在晴明的胸口,还是不动。

晴明坐起身体,本是想让酒吞自己滑下去,结果却发现酒吞整个身体都扒在他身上,双手抱着他的腋下,双脚则圈在他的腰腹上。

“……快下去。”

“不要。”

“之前其他式神说你又在恶作剧了。”

“本大爷才不是因为你不在无聊才去做的呢!”

晴明是真奇怪,现在的酒吞应当是没有记忆的才对啊……为什么会这么粘着他?还是说酒吞童子在少时就是这样的性格?回想起很久之前那次决斗突然哭泣的鬼王,晴明又觉得有几分可信。

但现在的酒吞这么做着实给晴明带了不少麻烦。作为转世酒吞完美继承了鬼王的实力,庭院内的式神被他的恶作剧弄得苦不堪言,为了不引起更大的冲突,晴明只好把酒吞童子随身带着。

只是这样,似乎也给晴明自己带来了一些误解。


那是一次阴阳师之间的交流,作为名满京都的阴阳师晴明被围得水泄不通,晴明让酒吞在一边等着他,但酒吞等得不耐烦了,借着自己的体型优势直接钻进人群顺着晴明的裤子,利索地爬上了晴明的背,将头靠在晴明的肩膀上,一手搭在晴明的肩膀上,一手环着晴明的脖子,超凶地瞪着没完没了看似在请教实则套近乎的阴阳师们。


“晴明大人您背上好像有东西……?”

“等得不耐烦了?。”晴明歉意一笑,“不好意思今日就到此为止吧。”

“诶?这个小妖怪长得和酒吞童子好像啊?”

“可是不是听说酒吞童子已经负伤死亡了吗?”

“是啊,我也这么听说的啊。”

“那这是什么妖怪?”

“这红发紫眸…又被晴明大人带着……难不成是酒吞童子和晴明大人……”

“的孩子?”

阴阳师们纷纷开着脑洞,突然间不知是谁说了最后这句神来之笔,整个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尴尬的气氛仿佛让空气凝结起来。

晴明忍不住扶额:“……并不是,你们别想太多了。”

那些阴阳师们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赶忙点头,也不敢再围着晴明了,晴明就以背后扒着一个团子的形象离开了阴阳寮。

“那些孩子真是的,居然连你是我和酒吞的孩子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不过你啊,好像也是太亲近我了呢,要快点长大啊。如果恢复了记忆说不定会后悔这么粘着我呢。”晴明侧过头这么对趴在自己肩膀上的酒吞说道。

然后晴明那张完美无瑕的脸颊上被酒吞留下一个粉粉的牙印,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力气不够的缘故,没有被尖牙弄破皮,也不痛,倒是糊了晴明满满的口水。

“你还太小了,咬不动呢,而且我也不能吃啊。”晴明以为酒吞是饿了,便如此说道。

酒吞似乎生气了,用那双紫眸超凶地瞪着晴明。

“怎么又生气了?”晴明真心不懂小孩子的情绪。


时间飞逝,酒吞也从团子变成了少年人的模样,身高也长到了晴明的肩膀处,记忆也在一点点的恢复。

茨木不知从何处得来的消息砸上门来:“安倍晴明!我听说挚友转世在你这里!”

酒吞:“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见他。”

听了酒吞的话,晴明忍不住笑了起来。“看样子已经记起很多东西了呢。”

“啊,算是吧。”酒吞同晴明坐在回廊上,他靠着廊柱,双腿盘起,无聊地把玩着晴明的长发。

“等你完全记起来了,就回大江山吧,他们都在等你。”

“知道了。”酒吞不置可否,那双紫眸多了很多晴明看不懂的深沉。


平安京似乎还是老样子,搞事的层出不穷,晴明一如既往是冲在最前头的那个。不过所幸他已不是孤身一人,尽管险象迭出但总能化险为安。之后又发生了很多事情,而平安京的第一阴阳师被拐回了大江山是其中最爆炸性的消息。


晴明躺着酒吞怀里,手放在酒吞的胸上,一下一下地戳着那结实的胸肌。现在的酒吞童子已完全是成熟男性的模样,和前世无一。不知想到了什么,晴明突然轻轻笑了一下,这一笑就不可收拾,连眉梢都弯成月牙的样子。酒吞正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晴明赤裸光滑的背脊,感到晴明在他怀里笑成一团,便问他笑什么。晴明说:“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之前你想咬我,却没有咬动的事情了。”

酒吞搂着晴明的手一紧,危险地眯起眼睛。“嗯?你说什么?”

然后晴明更乐了,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哈哈哈酒吞,你还记得你之前没恢复记忆的时候,想要来夜袭我,结果好不容易把我制住了,却因为不会脱我的狩衣最后急得哭出来,只好抱着我睡了一晚吗?”

酒吞额角跳出青筋,欺身再压上,目标对准阴阳师白皙修长的脖颈狠狠咬下——

“轻点…哎,别咬…酒吞、疼。”

“疼?之前不是还笑话我咬不动吗?笑成这样,是要本大爷让你在这哭出来吗?”

晴明笑容一僵,不祥的预感笼罩他的全身,“等等啊,酒吞——”

“不等,不把你日得哭出来我就跟你姓!”

情潮再起,被翻红浪,香烛泣泪,喘息连连。

晴明最后被折腾到连手指都不想动了,身后还在兴致勃勃不断耕耘的鬼王还贪婪得不知节制,晴明只觉得自己被正面日完反面日,不断在情欲汪洋中煎熬着,腰肢窝处大概满是鬼王的手印掐痕。双腿间已经被摩擦到发烫发疼,黏腻在股间的浊液还在不断地随着酒吞的动作被带出来滴落在被褥上。

再怎么强大晴明也依旧是人类,哪里比得过兴奋过头的妖怪大人?

最后晴明在真的被日得泪水模糊时听到了鬼王低沉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现在是你在哭鼻子了。”

胜负心还是这么强啊,晴明在心底苦笑,最后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酒吞身上,放下作为男性的自尊心甘情愿在他身下承欢。

这一场胜负的赢家是酒吞,不过晴明才不会告诉他呢。就让酒吞一直追逐他寻求胜利吧,被那双充满战意的眼睛注视着的感觉太过幸福,令晴明完全不想败在酒吞手里。

反正,时间还久得很,晴明能够突破人类极限一次,就能再做到第二次。

晴明这么想着,将双手环上酒吞的脖颈,回应着落下的吻。



===========================================

酒晴本《月映江山》只剩下不到10本了,要下手的赶快, 不会再刷了。


地址: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spm=686.1000925.0.0.8Ekaab&id=552843106313


本宣地址:走这里



评论(16)
热度(104)
© 天宫惊蛰-all金本预售中 | Powered by LOFTER